TBC們要做嗎?

大家好!我們是TBC們要做嗎?
會不定期的發些文或圖喔~
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
Plurk:
http://www.plurk.com/tbc20150823

《罰D》──肌肤饥渴症

一樣是代發 @红茶宴 的作品~

-----------------------------------------------------------------------------

#皮肤饥渴症#

#无质量速打短篇#

 

1

-嘿弗兰克,如果你闲着,介意送我去上班吗?

得到否定答案的马特扬起一个微笑,轻快的将导盲杖折叠塞进公文包里,手搭上弗兰克的臂弯,跟着他出了家门。

一路上弗兰克贴心的告知障碍物的方位,假装马特是个普通的盲人。同时,他也贴心的发现了马特不时用手部摩擦他的袖子以及外套的小动作。

-靠近一点。

弗兰克这么对马特说。马特(只有他自己知道是迫不及待的)听从了,几乎搂住了弗兰克的手臂,直到办公室门口。

 

2

周末,马特要求弗兰克在出去采购时带上自己,弗兰克没有理由拒绝,就同意了。

马特用的是和上次一样的距离,但本应安分的待在臂弯的手随着人流的推挤,蹭上了小臂的袖子,接着慢慢的爬上袖口。

等弗兰克发现时,他们的手已经十指交叉握在了一起垂在裤缝附近。但弗兰克不介意,他喜欢这种亲密的情侣间的触碰,捏了捏伴侣的手掌,满意的得到了回应。

最终,他们的手基本没有分开过,直到采购完回到家,他们才依依不舍的带着对方留在手心的体温分开了。

 

3

最近马特喜欢坐在沙发上,靠着弗兰克读书。

午后的温度十分适合睡觉,哪怕是在背阴的公寓里。马特就这么昏昏欲睡的被弗兰克放倒在膝盖上,在失去一副眼镜,得到一个轻吻后陷入深眠。

再次醒来就变成了黄昏,他们都在沙发上躺着,为了让狭窄的沙发容纳两个男人,他们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对方的腰背,一只手在两人中间握着对方的。

马特没有起来,他不想起来,在皮制沙发上蹭两下,再缩起来在弗兰克脖子部分蹭两下,最后搂紧了抱住弗兰克的胳膊。

马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睡过去了,他是被轻柔的动作唤醒的。

弗兰克见蜷在自己怀里的小狗狗发出了一声转醒的呻吟,于是在他出了汗的湿漉漉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好了小红,该起床了,已经晚上了。

 

4

不需要提醒弗兰克都能注意到,马特和自己黏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连受伤的疼痛都无法让马特停止和自己腻在一起的举动。

除开夜魔侠和惩罚者的时间,他们几乎都在一起度过。虽然弗兰克不反感这种相处模式,但他还是有些担忧。

弗兰克认为这种黏人的情况似乎是缺乏安全感的症状,是不是他家小狗狗又瞒着他什么事了,弗兰克不确定。

[紫人,靶眼,金并,威胁,暴力,侮辱——]

无数的设想无法抑制的从脑海里冒出来,恐怖而压抑,弗兰克甚至不敢去想象细节。

事实上这勾起了他参军的回忆,战场和现在的夜间纽约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样的无情残酷,充满了血腥。

-弗兰克?你的心跳比往常快了很多,发生了什么吗?

马特从他怀里稍微直起一点上身,让自己可以转头“看”向伴侣。

-……没事。

弗兰克咽下一口唾沫,找回自己的声音,同时尽力平复自己的心跳。

马特半信半疑的挑起一边眉毛,得到额头的轻吻后才放心的转过头,将其放置在弗兰克颈窝处轻微的蹭了蹭。

-嘿弗兰克,你看,昨晚的强奸犯自首了。

-强奸!

马特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坐在弗兰克身上,伸手抚摸过弗兰克的脸颊,额头和嘴唇,细细查看着自己的伴侣。

-你确定你还好吗,弗兰克?你在紧张。……如果发生了什么一定要告诉我,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还能帮上忙。

弗兰克伸手覆盖了马特的手,和低下头慢慢缩近距离与自己额头相抵的马特交换一个湿润的吻。

-我会的,别担心。

 

弗兰克私自探访了几次克莱尔护士,得到的答案和自己想的几乎一样,同时获得了三字真言。

-去问他。

于是弗兰克决定鼓起勇气去问问,他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连伴侣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混蛋。

 

当弗兰克问出口后,得到的是马特抑制不住的笑声。

-什么?哦不,弗兰克,我没有瞒着你任何事。我只是……

马特的嘴角还带着微笑,声音低沉了下去,带着一丝紧绷。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想触摸你,我就触摸了。就这样。

弗兰克耸肩,接受了这个理由,他看得出来马特并没有在说谎。

-你讨厌吗?……我是说,如果你讨厌这样,我可以停止,没什么关系。

弗兰克将红色的爱人拥入怀里,晃晃悠悠的一起摔在沙发上。弗兰克压在马特身上,端详着他。

很快,他们再次陷入了一个绵长充满爱意的深吻。

-永远不。事实上我喜欢这样。

 

5

「皮肤饥渴症」。

这可挺新奇的,不过看在马特的过去的份上,一切合情合理。弗兰克在从可靠的纽约金牌护士克莱尔那里得知最终答案后,放松了一直以来的紧绷,只要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就好。

 

                                                                                                        END

 #我和 @Rashi 快要饿死了#

#求粮求粮求粮#


《罰D》──what if马特在轮船爆炸后救下弗兰克(完)

因為 @红茶宴 的電腦距離修復好的日子遙遙無期,所以代發~

如標題,開頭時間點在輪船爆炸那集。  

-----------------------------------------------------------------------------

凯伦的出现扰乱了马特,她的心跳,呼吸,声音。他没有及时的去寻找伤员。

 

但马特依旧追上了对他来说像是移动血库和噪音制造机一样的伤员。

 

-你需要帮助。

-离我远点。

-弗兰克——

-我不需要!

-不,你需要。让我来帮你,以你现在的样子是无法寻找铁匠的。

 

他妥协了,因此马特才能冒着一系列可能发生的麻烦,不费力的将一位令地狱厨房闻风丧胆的前不合作客户搬回了家。

 

-这里是马修默多克的家,你知道他是谁。我会给他留张字条以免他回来直接坐在你的身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和这家律师事务所过不去,但弗兰克还是接受了小红的好意。马特熟练的帮伤员处理好爆炸和枪械造成的伤口,而几个街区外,正虚弱下去的心跳和汽车的花式行驶轨迹让他加快速度,收好医药箱。

 

-你应该去床上躺一会,我很确定默多克不会介意的。睡前确保你别空着肚子,去冰箱看看,如果你还想去找铁匠的话。

-停下,小红,我能照顾好自己。

 

等他回来时发现弗兰克已经在沙发上睡熟了。不得不說,虽然沒有睡床,但那还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也许他太累了,也许他信任马特默多克,马特想。他轻手轻脚的换回西服,贴心的没有发出过大的声音。作为一个靠听力(和其他四感)生活的人,马特有信心自己发出的声音不会大到吵醒人的地步。

 

老实说,弗兰克是惊醒的,被自己在陌生人家熟睡的事实。这简直无法置信,无法接受。

-噢嗨,早上好,看来你睡了个好觉。

独属于律师的轻松语气,弗兰克呼出一口气,随即放下警惕。

-小红在哪?

-啊——他回去了。他还交代我照顾你。要来点早饭吗?别担心,免费的。

弗兰克没有拒绝这份好意,也没有回应律师的玩笑。律师耸耸肩,摸着家具的边缘,将三明治和一杯水放在弗兰克面前。

也许他习惯这么活跃气氛了,考虑到他是小红的共事人,弗兰克沉默的梳理得到的信息,有一口没一口的咀嚼吞咽。

-嘿弗兰克,我一会要去办公室,钥匙我会留在这里,当在自己家就好。

律师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加上几句。

-我是说,让自己舒服点,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呃,别是非法的。

弗兰克并没有介意律师的说法,只是为这个律师事务所还没有结束感到疑惑。

-我送你。

律师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但随即他拒绝了。

-没关系,我一个人可以,十几年的盲人生活不是白费的。

 

弗兰克没有再说话,马特以为他同意了,站起身来将钥匙放在桌子上,穿好西装,摸着墙壁来到门前。

然而弗兰克用行动表明了他的立场,他收起钥匙,快速的收拾好自己,跟着马特到门口。

他冲马特抬起小臂。

-拉着,我送你。

马特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他现在是马特,不是小红。马特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收起导盲棍,伸手拉上弗兰克的臂弯。

-谢谢帮忙。

 

办公室空荡荡的,弗兰克已经很清楚的明白了自己这次案件带来的影响,他决定在门外等待。

顺便对着刚来的律师的共事者点点头,算打了个招呼。

 

马特不会说他听到福吉走向办公室的时候有多么慌张。

-那是弗兰克卡斯尔吗?你带着他上街?白天?

-呃,是他带我。

-马特,他知道你是谁了吗?

-……我想他还不知道。

-马特,之前你没有胜诉他的案子,现在你又和身为逃犯的他在一起?这可不是什么理智的决定。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福吉。而且他很快就会离开,我保证。

-你说了算,他最好赶快离开。

 

得到福吉耳语的个人意见后的马特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怎么摆脱弗兰克去换上制服,在艾丽卡之前找到棍叟。

现在机会找上门了。

马特被弗兰克带着回到家门口,弗兰克体贴的用马特给他的钥匙打开门,并将它放在门口木柜上。

-我还有事,照顾好凯伦佩琪。

-谢谢,我会的。

马特努力抑制自己想要冲弗兰克发脾气的冲动,凯伦佩琪已经离开了,但这不是他的错。

在弗兰克走上街道之后,马特便换上制服去寻找棍叟,他需要抓紧时间。

起码他可以救下其他人,棍叟,艾丽卡,这个城市。

 

马特没有余力去思考弗兰克是否知晓了自己的身份,而如果知道了他会干什么。

而马特也是第一次不在意弗兰克喂了那群忍者一颗子弹还是麻醉弹。他们杀死了艾丽卡,这个理由足够充分。

哪怕冷静下来也一样,马特想,他不应该这么想,但他不在意。

马特坐在沙发上,宽松的蓝色帽衫让他压力小了点。咽下最后一口啤酒后,马特决定小睡一会,以便应对明天,没有任何人的明天。

 

这次是他睡熟了。

弗兰克的到来没有吵醒他,当然不排除弗兰克的动作轻到无法把他从睡梦中拽起来,毕竟他是海军陆战队出身。

马特停止去嗅空气中的异味,掀开被窝让自己清醒一点。

已经上午了。

 

距离那次和凯伦的坦白,几周过去了。福吉应聘了别的事务所,凯伦去当了记者。三个人偶尔幸运的在街上碰到,还会寒暄几句。

孤独,但仿佛整个世界就该这么运转,他的人生这样才是最佳状态。

除了已经不满足于只留下气味的弗兰克,几周之后,他开始留下各种各样的痕迹。

刚做完饭的厨房,刀具还沾着食物切面的味道,洗干净的碗还没来得及擦干,随意的摞在一起。

刚吃完的速食饭盒,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微波炉内壁上还有余温,饭香粘在房子的每个角落。

小睡过的床,枕头下陷了一部分,床单和被子的轮廓都在告诉马特有人曾睡在过上面。

甚至在沙发旁,会出现一桶装满染血纱布和卫生纸的垃圾桶,马特还能在里面闻出金属的味道,弹片。

太多了。太过了。

这些仿佛刻意插入他的生活的痕迹,马特叹了口气。他已经默许弗兰克了一次,如果他们再次对峙,马特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说服弗兰克,或者应该说,说服自己。

从这一点出发,马特发现只留痕迹的事实让他倍感欣慰。

 

没隔几天,马特再次遇到了弗兰克,以夜魔侠的身份。

他们无声的吵了一路的架,用弗兰克要杀人,而马特不让的方式。

但痕迹没有消失。

马特不承认他很高兴。

 

来往几次,他们终于到了临界点,大吵一架,用语言和肢体攻击对方。

马特以为弗兰克第二天依旧会留下痕迹。但弗兰克没有。

同时惩罚者也在城里销声匿迹。

从一开始的疑惑,害怕,担忧,马特再次习惯了空旷的公寓。

也许他累了,也许他发现马特默多克无药可救。马特忽视空荡荡的酸涩,爬上床睡觉。

生活还得过,工作还得做,市民还得救。

 

他听到了隆隆作响的心跳和呼吸,熟悉的感觉让半个他依旧选择沉浸在云里雾里的梦中。

他顺从了这个感觉,没有强迫自己清醒,而是时不时被声音拉回现实时,蹭着枕头让自己的脑袋换个方向,继续陷入浅眠。

 

弗兰克挑起了一边眉毛,对律师慵懒的动作短暂的诧异了一下,继续换衣服。

他爬上柔软的丝绸床铺,跟盲人律师背对背睡下。

 

马特再次醒来已经是清晨了,身边的下陷和满屋子的浓郁异味让他再次感受到了痕迹。

他不承认自己安心了很多,空荡荡的部分似乎被补全了。

但他该承认了。

 

-你离开了一阵子。

-一个难缠的黑手党组织。

-为什么是我的房子?

-你说过的,把这当自己家。

-这句话一直有用。

 

对话十分短暂。

马特希望弗兰克没有发现自己希望他留下来的想法,那样太丢脸了。

弗兰克承包了做早饭的工作,冰箱里的食材几乎都是他留下来的。

他能看出马特并没有动他留下的食材,从马特变瘦的身材和食材的数量来看。

因此他不得不在吃早饭前提醒一句。

-你可以随便取用那些食材,那是你的冰箱。

马特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他只能微微点头。

-谢谢。

 

弗兰克很自然的洗干净了自己的盘子,收拾出门。

马特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不想去管。半小时过去了,他沉默的咬着属于他的早餐,绝望的发现这一切不是梦。

浓郁的气味牢牢的粘在公寓的每个角落,挥之不去。

 

弗兰克的痕迹就像是夜魔侠和马特默多克的唯一联系。

不希望弗兰克再次来到这里时是人去楼空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马特靠这个撑过每一次夜间工作。马特甚至发现,这所公寓从最开始几周的“近似安全屋”改变了,变得舒适,变得有生活气息。

马特知道自己沦陷了,无法自拔的。

他告诉自己弗兰克只是一时兴起,同时又无法抑制的从那些痕迹中汲取安心。

他没救了,马特绝望的想。

 

马特跟福吉终于有点交集,起因是抢劫。

福吉很高兴对方看起来还不错,但同时抗拒着对方的身份。

这不能阻挡对最好的朋友的关心,福吉想,他决定时不时去马特家看一眼,以防发现马特半死不活的躺在地板上的事再次发生。

 

马特和福吉之间的关系缓和了,这挺令人振奋的。马特感觉每个明天又多了一点值得期待的事。

弗兰克回来的次数少了,这不妨碍马特高涨的情绪。

但有些不对劲的事正在发生,在黑暗里,在人群中。

 

弗兰克少有的出声提醒马特,小心点。

马特虽然意外,但几天后他就暂时忘却了,因为福吉会来,而马特不想在福吉面前提及他不喜欢的话题。

他们会像从前一样,享用晚餐后靠在一起,福吉会帮他读一本书,或者描述一部电影。

他们享受着为数不多的在一起的时光。

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依旧是法律界最好的牛油果,尼尔森与默多克还没有结束。

 

美梦结束。

马特抬起手摩擦几下半边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天亮了。

福吉已经离开超过六个小时。

 

马特越来越熟悉弗兰克偶尔半夜回来蹭床的行为,证据是某天他醒来发现自己蜷在弗兰克身旁。

这不对劲。马特惊出一身冷汗。他和弗兰克之间有什么东西正在瓦解,重建,改变。

而这不会是好的那种,因为这让马特感觉到莫名的不安。

但马特无法对弗兰克设防,也许因为太熟悉了,太信任了。

意识到不安的几天后,马特再次发现自己蜷在了弗兰克身边。

 

-弗兰克,你得离开一阵子。不要问为什么,就,大概几周?

 

弗兰克没有问为什么,安静的离开了。

孤独感再次包裹了马特,但这次并没有空荡荡的酸涩,只有平静。

这才是他应该有的生活,马特明白。

哪怕习惯弗兰克不在身边需要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是的,但弗兰克过了一个月还没有回来。

马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他决定出门去找弗兰克。

就算不再来了,弗兰克也理应提前告知他。

 



-威斯克?

弗兰克并不打算提及一个事实:马特伤的比福吉重,也许他为了福吉,用那张嘴把仇恨拉满了。

-呃姆……一个曾经的犯罪之王,被尼尔森与默多克送进了监狱。因此他决定报复我们。

马特抽了抽嘴角,伤口让他无法自由的露出一个仅限嘴角的笑容。

显然他对这个成绩十分满意。

-然后我找过来了。用一天时间。

-足够了。谢谢。

马特能闻到弗兰克稍稍自责的情绪,试图通过语言安抚坐在对面的男人。

-在那之前呢?你在干什么。

弗兰克沉默了一会,发问。他在问马特在自己没回来之前做了什么,他需要答案。

马特犹豫了,他不知道说出真正答案会发生什么。

 

-我去找你了。我……我很担心你。

 

紧张的回答后,他们亲吻了对方,十分自然的。

 

-你会留下来吗?

-不会再走了。

 

-除了有时候,你知道的,任务?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会摧毁气氛?

-经常。

-做任务的时候带上我。

-你有话语权。

-而且,不准杀人。

弗兰克懊恼的呻吟了一声,并翻了个白眼。但马特知道他同意了。

 

1

在看到床上的好友和大名鼎鼎的惩罚者时,福吉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不定下次来他们就结婚了,福吉绝望的想着,并逃出公寓。

马特蜷在弗兰克胸腹前,头枕着弗兰克的手臂,弗兰克面朝马特的方向侧躺,另一只手臂松垮垮的搂着马特的腰背。

士兵顺势亲了亲律师的额角。

-早安。

 

2

福吉是对的。

他和凯伦还当了见证人。

这太荒唐了,就仿佛养了几年的小狗二话不说跟人跑了一样。

福吉丧气的想,但愿那个混蛋会对马特好一点,不然他可不会放过弗兰克。

也许他能放过。福吉沉痛的发现,他是不是该学点什么自卫用?

 

3

-惩罚者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除了一起工作的时候混蛋了一点,其他时候还不错。

-他功夫怎么样?

-噢……很厉害,我不确定我能打赢他。

-不不不,默多克先生,我是指那个功夫,你知道的。

-要让你失望了,我们还没做过。

-真的假的?距离你提供的确认关系的日期已经半年了。

-哈哈……我没有说谎,这是真的。我们之间还没有过这种需求,以后也许会有。

-那你期待吗?

-老实说,挺期待的。

 

4

关于3的后续,没有。

-他在床上是什么样的呢?

-我的天……你确定要这么问吗?

-不能再确定了。

-很好,他挺温柔的,很照顾我的感受,但有的时候十分混蛋。

-喔——哈哈哈哈……不敢相信。我一直以为他是狂野派的。

-在做之前我也这么以为。

马特耸了耸肩,十分乐意分享他和弗兰克的小细节。

他们在一起了,没什么可以改变这一点。


                                                                                           完

----------------------------------------------------------------------------

 

Free talk(紅茶宴):

 

#时间跨度时大时小,诚挚建议本文与跳跳糖一起使用#

# #感觉太平了就揉一揉,总有一天会大的#

#一条绝望的难吃腿/肉

 

【威蜂/PredakingBee/SmokescreenBee】耍賴(短篇,完)

Predaking x Bee和Smokescreen x Bee的CP簡稱是什麼......

少量擊救、ProwlJazz有。

-----------------------------------------------------------------------------

自從Cybertron恢復生機後,一切的恢復都進行的十分順利,大家都安定下了下來。

「因為行政機制已經恢復秩序,將會有專門的戰士替我繼續守護地球,所以我回來了。」Ratchet整理著自己的醫療室,順便說明自己回來的原因。

「Raf他們一定很難過。」幫忙將東西就位的Bumblebee想起了那位多次和自己一起作戰的人類夥伴,不禁感傷了起來。

「那倒也不會,我已經授權他們可以任意使用陸地橋來Cybertron,而且視訊頻道除了客廳外,每個人的房間也都可以使用。」聽見了Bumblebee的話,Ratchet笑著回答。

「我想你把休假中的大家叫來,應該不是只為了聊天吧!」Megatron看著和樂融融聊著天的Autobots,不耐煩地說到。

「是的,我叫大家來是為了宣布一件事,我想為大家做個體檢。」將扳手們就位後Ratchet停下了整理動作,走下了階梯,來到了眾人面前。

「體檢?」大家都對這個回答充滿了驚訝,除了站在Ratchet旁的Knockout外。

「是阿!戰火也已經結束了,是該花點時間做個檢查,順便也幫大家換掉一些磨損的零件。」Ratchet將體檢的項目和流程表傳給了大家。

「Wow!Bumblebee,可以換新零件了耶!」Smokescreen走到了Bee的身邊,勾著Bee的肩膀說。

「是啊!下流水線以來,第一次的全身零件更換。」Bumblebee感到了異常興奮。

「第一次?有那麼誇張嗎?」Smokescreen有些好笑的看著Bee,他自己自下線以來都不知道換過幾次了。

「對Bee而言,確實是他的第一次更換呢!Bee你自己不提我都還忘了呢!必須為你準備一份新的資料庫。」Ratchet恍然大悟的說,並操縱起了數據版。

「什麼?Bee還沒有全身零件更換過!」Smokescreen對這個事實感到吃驚,因為變形金剛如果不隨年齡更換零件的話,是很容易出問題的,更何況Bee已經處於青少年,竟一次也沒有替換過。

「是啊!當初Bee還這麼小隻的時候被Optimus帶回來,每天被Jazz和Prowl捧在手掌心玩……哈哈……」Ratchet用手在膝蓋的部分比劃了一下,然後似乎是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逕自笑了起來。

「那時的Bee還很小,所以根本不需要管這件事,但是之後戰爭就爆發了,太多的傷員等著我更換零件,而還沒上戰場的Bee,自然就被擱在一旁了。」拍了拍Bee的頭,表示對自己疏忽的道歉。

「等到發現時,已經是Bee上戰場的事了,有時是Bee自己會來找我,但更多時候是受傷之後,就直接裝上新零件了,雖然多次想要幫Bee作全身替換,但是不是零件不夠,就是檢查到一半Decepticon打來,這樣一拖,竟然就到現在了!」講完Bee的小歷史,連Ratchet自己都小小的驚嚇了一下。

「Wow!所以說Bee身上或許還有初始零件囉?」Smokescreen開始對Bee上下其手,大家也奇蹟般地看著Bee。

「不是沒有可能。」Ratchet說,他或許知道為什麼Bee的行為總像是個孩子了。

「所以說還有什麼事嗎?可以離開了吧!」Megatron雖然對Bee的歷史很有興趣,但是看見斜前方那個吃豆腐吃得很開心的藍色汽車,此刻只想帶者Bee趕快離開。

「那倒是沒有,記得明天抽能量液,晚上不可以再吃能量塊喔!由其是Bee你……」「Knockout,你在做什麼?你的手在摸哪?」Ratchet愛嘮叨的習慣又出現了,好險這次有人處理。

「明天要忙一整天,我想我會需要很大的能量。」「櫃子裡有很多能量塊!嗚……」「但是你比較美味啊!」「等等……Knockout!」

雖然處理的方式有些特殊就是了……

Megatron壓住了Bee的耳朵,Smokescreen蒙住了Bee的眼睛,Predaking則是用翅膀把Bee整個人包住,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充滿愛意的醫療室。

 

翌日

「大家的損壞情形比我想像的好很多,看來你還是有好好在工作的。」一個個的為大家檢查,過程比Ratchet想像的要來的順利許多。

「最後一項就只剩抽能量液了,此外,等所有零件全部都送到後,我會再個別通知進行手術,尤其是Bee你……」在一天的檢查中Bee確實是最令人憂心的,體內大量的初始零件除了和機體不合外,許多更是早已失去功能,更糟的是某些初始零件為了配合Bee戰鬥而被強迫扭曲變形,Ratchet對於自己的失職真的十分自責。

「Bee?」尋找了一下黃色身影,卻發現一早一直有些吵鬧的小朋友不見了。

「Bee去哪了?」Ratchet提出了這個問題後,大家也緊張了起來。

「Bumblebee!」「Bee!」手忙腳亂地在醫療室裡尋找不見的Bee。

「shh……shh……」Predaking靠著嗅覺終於找到了躲藏於手術桌底下的Bee,但是Bee卻用雙小狗的眼神,請求著Predaking讓他不要說出去。

「Bumblebee?為什麼你要躲在這?」但是很可惜的,Ratchet已經在Predaking身旁。

「Beep!Beep!」Bumblebee僅用電子音來表示,這讓Ratchet嚇了一跳,難道Bee的發聲器又壞了?

「你的發聲器又壞了?」

「Beep!」點頭。

「太糟了,那麼,趕快抽完能量液我再幫你看看怎麼回事!」

「Ratchet,我想我的發聲器又好了」

「?」Ratchet不是很了解Bee的奇怪舉動。

「先讓抽能量液繼續下去吧!時間很寶貴的呢!」語氣裡明顯充滿著僵硬,但如果那是Bee的意思,那也就隨他了。

一個一個tf都完成了最後程序,但就是不見Bee,直到除了Bee以外的tf都全數完成後,Ratchet走到了客廳,卻看見了驚人的畫面。

Bee死命地抓著牆壁的柱子,而其他人正努力地想讓他離開柱子。

這時,Ratchet終於想起來了,爐渣的,Bee怕針筒,而且更想讓他回爐的是,唯一哄得了Bee的偉大Prime,真的也已經回爐了。

「Bee怕針筒,之前都是等Bee鬧夠後,Optimus再抱著Bee一起來的。」Ratchet想起了很早以前的噩夢,時隔太久他都快忘了這件事。

「……」眾人全部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用一副如果和Bee有關但是是Optimus才做得到的事,那麼饒了我們吧的眼神示意著Ratchet。

「Bee?」

「Beep!」

Ratchet在飽受打擊後,瞄向了某三隻,Smokescreen一直處於當機狀態,Predaking想幫忙,卻又怕會被Bee討厭,而Megatron,原本Ratchet以為Megatron也沒辦法時,Megatron站了起來,走到了Bee的身邊,用手摀起了Bee的藍色光學鏡。

「Bee,不要怕,我在這。」用僅限於兩人可以聽到的聲量,Megatron用大家重來沒有聽過的溫柔語調說,Bee也真的放手,反抱住了Megatron。

Ratchet想起來,在那個還沒有戰爭的年代,除了Optimus以外,或許和Bee接觸最多的,不是Prowl和Jazz這對夫夫檔,而是和Optimus同辦公室的這個銀色機體,對於兩人的互動,真的是另當場的任何一個tf想不到。

「Bee!伸出右臂好嗎?」以單手抱著Megatron的姿勢,Bee將手向後伸出,冰涼的清潔劑滑過手臂部分,很明顯的,Bee抱著Megatron的力道又更用力一點了。

「嘿!Ratchet,我真的找不到他的能量輸送管在哪?」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兩位醫官仍然還沒執行動作,因為原本預測會因長期運動而擴張的輸送管,反而是因此而藏在其他線路中,以免容易被切斷,這讓兩人苦惱了好久。

而在對面的兩人也是不同的芯情,Bee依然是一副英雄就義的模樣,而Megatron則是享受這種被Bee主動抱緊的感覺。

時間一藍星分一藍星秒的過去了,終於,手上又重新有了動靜。

拿著針管,小心翼翼地要插入,就在針頭碰觸到Bee的同時,針筒從Bee的手中穿了過去。

「Beep!」Bee從Megatron懷中跑走,一路穿牆過壁。

沒錯! 你猜對了,相位轉移器。

「Bumblebee!──」

醫療室裡傳出了某醫官的怒吼聲,看來距離抽到某隻黃色TF的能量液,還有一段路程需要努力。

                                                                                                        End


這篇的cp有Shock到的請不要怪我,畢竟這其實可以說是自己一個長篇的設定觀,所以裡面有大概的提到了那篇的世界觀。這些東西在長篇裡打出來才對吧!一直這麼和自己說著,結果還是作為短篇打了XD

這篇的重點放在最後面的抽血部分,雖然連我自己也看不出來XD,明明可以只要從Bee耍賴的地方開始寫,結果就變這樣了。其實在決定誰要來抱Bee去打針這段真的猶豫很久,後來還是決定選用長篇的世界觀,讓Mega和Bee在一起,不然中間可是連Optimus復活和Prowl和Jazz重回賽博坦,來當養父都想過。

打下去之後其實感覺還不錯,只不過結尾感覺還不夠有爆點的說,下次要寫這種突來的尾巴,還得再多訓練,我也真心覺得,這是在幫相位轉換器打廣告。

如果有被廣告到的話,讓人有種噗哧一笑的感覺,那就太好了。XD


【宗凜】童話故事(極短篇)

愛逼:

山崎宗介是個旅人。 
 
山崎宗介是個獨來獨往的旅人。 
 
他走遍世界各地、看遍任何人情世故、體會所有異地風情。他翻山越嶺感受黎明的晨曦、浮游於清澈的溪水觀望細水長流,陰霾隱遁的湖面令他留戀不已,狂潯的浪濤中隱約可見海面的漩渦,薄霧清煙隨著逝水飄散、離去,如同矜貴的舊日風景名勝不復存在,昔日的金黃田野如今已成荒蕪之地。歷經滄桑,鏡破之後,唯有記憶的痕跡是為永垂不朽,長久刻印在腦海之中。 
 
山崎宗介極為享受如此千變萬化的旅程,沉浸於深刻美好的回憶。他從不認為隻身一人顯得孤獨,反而自由地縱情山水之間,直到他遇見名為松岡凜的小白兔之前。「宗介——!」軟軟的小奶音興奮的喊著旅人,「宗介!走慢一點——我跟不上!」「宗介,你看!一大片的花海是不是很漂亮!」「宗介!不要要不理我嘛!宗——」旅人一把抱起還在嚷嚷的小白兔,內心充滿無奈卻帶著寵溺:「凜凜能不能先安靜一陣子讓我找路?不然天黑之前我們到不了客棧喔。」「好吧⋯」縱使失望,小白兔隨後轉換心情,立即在旅人的懷裡找了舒服的位置並好好地睡了一覺。天黑醒來之時,雖然早已穿越複雜的森林,但是依舊趕不到距離最近的村落,旅人決定直接露宿在廣闊的草原。一人一兔躺在柔軟的青草地上,抬頭仰望漫天星空,星星閃爍的銀河系流淌夜空,小白兔窩在旅人的懷裡,展望絢爛的夜景,「宗介,謝謝你願意帶著我一起旅行。」「傻瓜,我說過往後會一直陪伴你,不是說好不提過去的事情了嗎?」旅人輕撫小白兔的頭,藉以撫慰牠的不安。凜沉靜一會兒後,甜甜的笑了,轉身調皮地舔過宗介的嘴唇。 
 
謝謝你,宗介,是你的救贖使我得以擺脫以往的孤獨。 
 
--------------------------------------------- 
後記: 
無聊去選了三個關鍵詞:孤獨 星星 小白兔,看完的第一個想法是小王子馴服狐狸的故事...本來想要改編的,不過後來就自己嚕了一篇出來,結尾好像有點倉促(?)

                                                                                           TBC──闇焰龍

【盲夜】不只是孩子!〈上〉

在QQ群討論DDVol5,討論討論就有個想法了。

跟漫畫到現在的更新一樣,DD知道Sam是Blindspot,Sam還不清楚DD和「老搭檔」Murdock的關係。

 

Note:Blindspot很喜歡導師DD,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告白了,而DD……花了那麼多努力讓大家遺忘面具底下是誰,但為了解決剛恢復視力需要多休息的Blindspot的困惑,他……

-----------------------------------------------------------------------------

盲點最近……有點奇怪?

接受了來自少年離別時的索吻,在那樣的急切和焦慮中,Matt覺得自己似乎嘗到了和以往不同的東西。

「再見Daredevil。」Matt可以確定眼前的這個少年大約在兩小時後就必須起床去上班,而就算他們處於科學角度上的「熱戀期」,也不該讓眼前的男孩在離開自己並且可以躺上床鋪好好休息時,用著如此痛苦的語氣。

他們該找個時間好好的談談「晚安,Blindspot。」但不該是這個時候,除了Linda的一直提醒以外,他當然也清楚自己帶的只是一個孩子,而所有的孩子都該在凌晨五點時好好的躺在床上,即使這個孩子是一個Superhero也一樣!(想想Peter,他甚至不怎麼接夜班!)

所以他讓「感覺」起來情緒莫名低落的Blindspot獨自穿梭在屋頂中,回到由他守護的中國城裡。

 

「早安Murdock先生……」他已經努力地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地精疲力竭,但事實就是如此;他跟著Daredevil巡夜到太陽接近升起的時候,然後繼續地失眠到上班時。

「額……Sam,你還好嗎?你聽起來有點糟糕。」Murdock先生好意的問著,但只要是個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見他臉上清楚的黑眼圈,不過就是那麼剛好的Murdock他看不見,他是個盲人。

絕對是在Murdock這裡工作的好處,無論你「看」起來如何,Murdock先生都無法注意到。

「我很好,謝謝你的關心Murdock先生。我今天的工作是什麼?」

而且他也不希望Murdock注意到,因為那讓他無法……

「不,Sam,你聽起來像是昨晚沒睡好,記得,我看不見不代表我聽不到。」Murdock先生脫下了外套大衣並拿著他的盲人杖走到了自己的身邊。

「多睡一會兒吧!沒有什麼非常緊急的事。而且Daredevil把你介紹到我這可不是為了讓我虐待你。」把辦公桌前,應該是留給前來顧客的沙發整理了一下,並把上頭的抱枕移到了最靠近扶手的部分,Murdock先生讓自己躺下並用自己的大衣替自己蓋上。

「我不……」把大衣掀起並試圖要做直身體,卻被溫暖的大手擋下。

「別讓我不能向我的老搭檔交代好嗎?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的,謝謝你,Murdock先生。」

直到自己闔上眼Murdock先生才敲打著盲人杖離去。

 

這不能改變些什麼,他還是睡不著,特別是Murdock先生就在只隔著自己幾公尺遠的地方努力地辦公,試圖執行更多正義時。

因為……因為啊…..

唉……承認吧! Samuel Chung,因為Murdock先生更加地適合Daredevil……

想到這裡煩躁的翻了個身。

他一直對Daredevil和Murdock先生之間的關係感到困惑,尤其是Daredevil無條件信任著Murdock先生這一點,因為Daredevil甚至沒有那麼相信自己。

他原本也沒有想那麼多,直到他來到Murdock這裡打工。

Murdock總是能夠得到Daredevil非~常非~常一手的消息,有時,自己因為隔天必須早起所以不得不先行離開巡邏和調查,在那之後Daredevil沒有和自己分享的新發現,等到自己白天上工時,Murdock卻已經先從Daredevil那得知了。

Murdock先生永遠都知道最近Daredevl在忙些什麼,甚至有幾次,他都懷疑Daredevil已經把他就是Blindspot的事實告訴Murdock了。

不僅如此,有一次Daredevil說會離開地獄廚房一陣子去趟中國,就那麼碰巧地,Murdock先生也請了假,而他也剛好在幾天前瞥見了Murdock先生辦公桌上前往香港的機票。

最糟糕的是,Daredevil完全沒有否認,天!Sam你能想像嗎?中國!那是他媽的中國! Daredevil找的竟然不是自己,而是一個盲人!他甚至連考慮帶上自己都沒有……

雖然好心的蜘蛛俠後來有安慰自己他也在場,可是他說了一個更糟的消息,他說Daredevil住在酒店的頂級套房,和一個他忘記名字的人一起,他覺得他說錯了,那個被他忘記的名字應該就是Daredevil面具底下的那個人,和他合住的,絕對是Murdock先生了。

這嚴肅地指向了一個事實,Murdock先生知道Daredevil的真實身分。

這些或許還不能證明些什麼,可是查一查Murdock的資料,幾次Daredevil甚至為了他而遠赴加州和一些奇奇怪怪的小鎮,簡直就像是Murdock先生的專屬保鑣。

再想想剛開始找上Daredevil時,幾次Daredevil不希望自己參與的打鬥,Daredevil進戰場時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關燈,他在黑暗中進行著一切,就像一個盲人一樣,Daredevil不可能是個瞎子,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和一個盲人相處了非~常久,久到足夠適應所有黑暗!

想想Daredevil每次說到有關Murdock時,總是那樣地閃爍其詞,再想想Murdock先生每次調侃Daredevil的樣子,說服自己吧! Samuel Chung說服自己不是多餘的那個。

「唔……」他發出了沒有意義的哀嚎。

Daredevil甚至沒有在他表明愛意時,準確地回給他一個答案。

「Sam要知道你只是個孩子……」而Murdock先生是一個成熟、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大人。

「Sam你還好嗎?是眼睛又不舒服了嗎?」因為剛才自己的哀嚎,Murdock先生抓了抓自己的盲人杖,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喔──那和Daredevil幾乎相同的語調和口音,是「搭檔」多久才能如此相似呢?

「不,沒事……」

他很有事──Murdock先生讓他無法討厭Matt Murdock,他最強大的情敵!

                                                                                                      TBC

希望Blindspot的眼睛能趕快治好(心疼)

希望Blindspot在DD懲罰者刊裡能夠賣更多腐(救了DD真是太棒啦!)

會在罰D的QQ群中出現,依然地在求同好!(spiderdevil,Foggy/Matt,罰D,盲夜......)

【罰D】跨年夜〈中〉

本來是決定月初、月中、月底──上、中、下這樣發的,但是出了小意外......就看之後是調整內容還是改標題囉~

-----------------------------------------------------------------------------

用子彈打壞Matt家的門鎖,他原本認為會是約會完後的他們,讓Matt自己打開它並邀請自己進入這扇門,所以並沒有隨身帶上那把自己擅自拿去打了一副的鑰匙。

客廳空無一人,整個空間迴響的死寂和外面那些慶祝著新年的人群們形成了強烈對比,Frank首先翻開了Matt放制服的地方。

打開箱子,不管是那套便宜的義警服又或是可笑的小惡魔裝都乖乖地躺在裡面。

這讓Frank的情緒複雜了起來。

想起了Foggy的話,Matt確實也不會是那種帶著醉意上場的人,何況朋友那麼多年了,Foggy不可能判斷不出來Matt是否在裝醉。

那麼Matt會在哪?

蓋上了盒子,把一切都歸位後,Frank立刻開始搜索起整個空間。

 

打開臥室的那扇門,Frank訝異的看見Matt安靜地坐在自己的床上,右手摸著戴在左手上的錶。

Frank感覺自己從對方的表情中讀出了無助和悲傷,這讓他心疼地想把對方直接抱進懷裡,好好的愛護他。

在他付諸行動前,他發現了對方耳朵上的抗噪耳機,他見過幾次Matt失去聽覺的樣子,那狀態並不是「很糟糕」三個字可以形容的,所以讓Matt自己這麼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他又觀察了一下房間,一直放在Matt身上的注意力讓他現在才發現對方的床邊放了一罐又一罐的便宜啤酒,按照順序排列的乾淨整齊,右邊是喝完的,左邊是還沒開過的,而比啤酒更加左邊的,不是平時受傷時用的淺裝水盆,而是更加深一些的,看起來不常使用的木桶。

Frank原本打算上前測試一下水的溫度,卻看見Matt在又一次的摸過盲文錶後,拿起一罐啤酒灌入口中。

又快又急的方式像是想盡快把那些液體倒入肚中,一點也不像是平常的他。

放下酒灌後,Matt扯出了一個看了讓人非常難受的笑容,停頓了下又打算伸手去拿第二瓶。

只是這次Frank不允許了,雖然不知道Matt又怎麼了,但這儼然是一種另類的自虐方式,所以他抓住了Matt的手,阻止了對方的動作。

Matt驚慌的掙扎了起來,就像平常他聽不到時那樣;他伸出了未被壓制住的左手想要反擊,卻無法抓到攻擊者和自己的距離,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應該先將耳機取下,而不是像是現在一般的,雙手都被來者壓制住,只能束手就擒。

「你是誰?」夜魔俠的聲音,只是或許是因為剛從哪樣無助和悲傷的情緒中轉換,所以從對方的語氣中,Frank彷彿聽出了尚未收乾淨的哀傷,這讓Frank更心疼了。

Frank並不是很訝異對方認不出自己,為了「約會」,他用對方喜歡的那種洗衣精把衣服洗過了幾遍,連Max都嗅不出曾經染上過的火藥味。

接近了Matt,看見對方的肌肉一秒比一秒更加緊繃,他決定先叼下那副討人厭的耳機以卸下Matt的心防,為對方帶來些安全感。

被取下耳機的Matt愣了一下,然後開始判斷這個舉動的用意,究竟只是熟人,還是仇人為了能夠羞辱他才這麼做的。

在Matt楞神的時刻,Frank進一步親暱的將唇靠近了對方的頸部,輕語「Red,是我。」

                                                                                                         TBC


會在罰D的QQ群中出現,依然地在求同好!(spiderdevil,Foggy/Matt,罰D......)

最近著手一篇罰D改編影域的設定,大概會有一系列文章~~~但是會盡量先把這篇完結嗯......大概吧.......


【罰D】跨年夜〈上〉

因為等到有時間寫完這篇時,大概已經是二月了,所以至少一部分在跨年後補假的今天釋出。

罰叔的設定多來自於lof上的Ao3推文,so If OOC請見諒。

參考最多的是這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497002?view_adult=true

如果可以接受這種罰叔基本上就是寵溺DD的設定,請再往下滑。


Note:要跨年了,為了在短時間內找出幫助Matt的方法,Frank想了一個有些糟糕的解決方式。

-----------------------------------------------------------------------------

「Red,跨年有什麼打算?」Frank一邊磨著自己慣用的小刀,一邊問著站在自己身旁俯瞰整個地獄廚房的人──當然對方看不見,只是除了少部分的人,又有誰分辨得出來?

他是少部分人的其中之一。Frank勾了勾嘴角。

「……」

一長串的靜默回答了Frank,Matt繃緊了嘴角,或許還皺了下眉頭。

好吧!Frank承認這種邀約方式對於天真爛漫的Matt或許是過於隨便了,邀請地獄廚房的惡魔共度跨年夜晚他總須拿出些誠意是吧?

「罪犯們也是要迎接新的一年的,或許那天我們可以一起約個會。」站起來走到了Matt的身旁,卻只是聽見對方有些沉重的深深地吐了一大口氣。

「再說……」然後拿起腰間的比利棍,揮舞了幾下後,就跳離了自己的身邊。

 

Frank無語的被留在了原地……

即使對方是個瞎子也不代表對方可以忽略今天已經是30號的事實!

 

12月31日,該去Times Square報到的人們早就已經就定位了,在熟悉的屋頂上等不到熟悉的紅色身影令Frank失落了好一會兒。

「又要一個人跨年了啊……」明明聖誕節時,沒有事先邀約卻能心有靈犀的在屋頂上相遇,跨年時的約會卻被拒絕了嗎?

大概是已經和事務所的人們約好了吧……這麼想的Frank離開了屋頂,孤單的身影獨自在街道上晃蕩。

「Castle?」即使自己已經和Matt交往了一陣子,也約對方出來談過,卻仍然十分討厭自己的Foggy Nelson在看見自己後,露出了一個十分古怪的表情,然後前來搭話。

雖然Frank在意的只有Matt並不在對方身邊這一點。

「Matt沒有和你在一起嗎?」這正是Foggy向這個仍然喜歡不起來、偏偏自己的好友愛的要死的Punisher搭上話的原因。

他仍然無法忘記當初他是怎麼對待Matt的,即使之後發生的一切,包括咖啡店的那次談話,都無法讓Foggy回心轉意。

「沒有,我以為他和你們約好了。」Frank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想到昨晚那略帶沉重的嘆氣聲,就不禁一陣膽顫心驚。

難道是已經在哪裡和人約好了決一死戰?

該死!

想起對方對於愛惜自己身體以及求救這件事的蠢度,Frank就巴不得把對方再次綁起來;好好的待在自己身邊!

看見Frank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Foggy也略感到不對勁「每一年跨年的時候,Matt和我都會一起去喝到爛醉,但是再更晚要邀約時,他總會拒絕,今年也不例外,只是時間早了些,他看起來也沒那麼醉,剛才我和Karen送走他時,都

以為他是去找你了。」

「嗯,我知道了。」皺了下眉頭,Frank道了聲謝,並承諾在找到他們同樣擔心的人後,會發個通知,然後就離開了。

騎車快速巡過幾個可能的暗巷,Frank最後還是決定也到Matt的家中巡一趟;他堅信Matt就算要做這種找死的事,也不會一點訊息都不留給他所珍愛的這些人。

憑著這股絕望的信任,Frank再次加快了油門。

                                                                                                      TBC

求同好!(spiderdevil,Foggy/Matt,罰D......都OK)

他們和好並在一起後的早晨〈下〉(Foggy/Matt)完結

斜線無意義。

Daredevil同人的同人(看的出來是哪篇的,Shh......,看不出來大概也沒差)所以OOC大概是有的。


揭開早晨Puppy Matt的謎底OwO

-----------------------------------------------------------------------------

立刻關上了家中的窗戶,Foggy尋找著Matt。

在Foggy訝異於自己無法在不大的空間中找出Matt時,Matt從Foggy最想像不到的地方──浴室,走了出來。

那表情一點也不像是主人回家後歡喜迎接的興奮,相反的,那表情看起來糟透了,在Foggy來的及詢問前,Matt彎下腰將耳朵靠到了Foggy的胸口上。

他伸手環抱住了Matt好讓對方能有個支撐。

對方髮絲上的水滴接著沾濕了他,這讓Foggy感到奇怪,但他並沒有開口直到Matt終於鬆手。

「Matty你還好嗎?」Foggy扶著Matt的手直到他們一起坐下。

「沒事……」Matt又靠上了他的胸口「只是需要再一下下……」

Foggy不確定這一下下有多久,但是幸好在Matt看起來比較沒事時,他們的義大利麵還沒有完全涼掉。

把叉子和湯匙遞給Matt並且確認他有在好好進食後Foggy才開口「所以你到底怎麼了?」

Matt沉默了很久,但是Foggy承諾過他會耐心的聽。

「或許從溼答答的頭髮開始說起如何?」剛好擦乾它的Foggy問。

他有很多想知道的,而他也有很多想告訴自己的;昨晚Matt說過,沒有人可以和他分享這些,所以他大概真的需要一個人引導他。

「洗手台的儲水,我剛剛泡在裡面……」從昨晚秉持到現在的誠實原則讓Matt沒有瞎掰一個可笑的理由。

「好吧,這解釋了一些東西。」坐到了Matt身邊,對方又靠向了他的胸口,就像吃早餐時一樣,Foggy決定讓Matt忙自己的「那這個呢?」

Foggy慶幸弄濕的是外出服,而被弄髒的只是睡衣,因為Matt真的沒有要移開的意思。

Matt只是又用了45度角,Foggy就替他開口了「你昨晚說過......很……很喜歡我的心跳聲……」

「最喜歡。」Matt打斷了一下。

天,他一定要現在來這個嗎?「咳!最喜歡我的心跳聲,但是你之前也沒有這樣啊!告訴我怎麼了?」

Matt放下了手上的餐具「早上的惡夢(Matt知道Foggy有注意到)裡,我聽不到了。」Matt沒有多說,可是那讓Foggy想起早晨時Matt將手,而不是耳朵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我有可能再也聽不見……再也聽不見你的心跳聲……」Foggy能聽見Matt在停頓時深吸了口氣才把話說完。

「所以早上的我有了滿腿的麵包屑?」為了怕自己的猜測錯誤,Foggy不得不提出來──即使那聽起來十分愚蠢(同時也十分可愛)。

「嗯。」誠實原則。(Jesus!) 

「上午躺下後好了很多,只是我睡著了……」Foggy必須替Matt把一些字補回去。

上午躺下後聽著你的心跳聲感覺好了很多,只是我睡著了,那一段時間並真的不算數,「所以醒來時,我想和你一起出去。」好聽著你的聲音。

Foggy希望有人能還給他那個在法庭上能言善道的Matt(至少幼犬找回了他的聲音;溝通可能要再等等)但他還是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你承諾過會讓我聽見你,我知道你有遵守,我甚至知道你加大了我的餐點,也聽見了你自己大概都沒有發現的,不小心漏出來的竊笑聲,只是這場雨……」

這場雨毀了這些美好的一切「它很刺耳,我是指它落到屋頂以及地上時。」這裡倒是記得說明了?「而且它完全地蓋過了你的聲音,你的心跳聲甚至消失在裡面。」

一周前的夜晚,他們提過另一個永遠地消失的心跳聲。

「我努力地想要聽清楚,可是那一切就失控了,所有的聲音都進來了。」Matt試圖隱藏自己往對方胸口縮去的動作,但是仍然被Foggy感覺到了。

所以Foggy開口,並把Matt摀住不是靠在自己胸口的那隻耳朵的手緩緩移開「然後我回來了。」

Matt45度的看向了他,然後露出了另一種令他害怕從此無法讓Matt露出的笑容。

「然後你回來了。」嘴角還帶有醬汁的Matt複述了一遍(表情像極了明明身上沾滿著泥巴,卻仍然帶著憨笑奔向主人的笨拙狗狗)

天!Matt真的抹了他一身。

                                                                                                         End

----------------------------------------------------------------------------

同人的同人的部分差不多就到這邊,後面的續寫就當作番外了,有人有興趣再發上來。

Btw,一樣地尋求同好!(spiderdevil,Foggy/Matt,罰D......都OK)

&

1/1成功發表!!!

他們和好並在一起後的早晨〈中〉(Foggy/Matt)

斜線無意義。

Daredevil同人的同人(看的出來是哪篇的,Shh......,看不出來大概也沒差)所以OOC大概是有的。

Matt的Puppy looking讓Foggy停不下聯想的一段。

-----------------------------------------------------------------------------

不知不覺中時間已經來到了中午,只是Foggy一樣不想叫醒Matt,即使他知道對方除了休息,還需要進食,只是誰捨得叫醒一隻在你身上熟睡的幼犬(奶油色的黃金獵犬,這是Foggy最快能想到的)。

最後Foggy想到的方式就是碰碰運氣,他打算去買個外賣回來,如果運氣好的話,不吵醒對方就可以讓對方在醒來時飽餐一頓,但如果不小心吵醒對方的話,也有個好理由讓對方待著。

覺得自己想到了好方法的Foggy輕手輕腳的動作了起來,但是事實是遇上了Matt的超感,運氣再怎麼好都沒有用。

「Foggy?」剛睡醒的聲音帶著些許的迷茫,「咳咳……Foggy?」Matt發現自己的聲音可能過於沙啞後,清了喉嚨又再叫了一次(Foggy又有可憐的聯想了,連聲音都無法好好發出的幼犬,睡醒後咿啞咿啞的找著自己的聲音)

「我打算去買些吃的回來。」他給了Matt一個嘴唇對嘴唇的吻,看見對方又埋進被窩裡後,放心的回到浴室打理自己。

可是一當他走出淋浴間,卻發現Matt好端端的站在門外等著自己,在早餐前的那段時間他就已經打理好自己了,所以他只是把墨鏡也戴上,並把手杖拿在手上。(像是一隻正咬著牽繩,等待著主人帶牠出門的奶油色黃金獵犬──他確定就是這個了)

「說好的至少三小時?」否決了對方的行為。

他知道對方會楚楚可憐的聳下耳朵,然後用著哀怨的眼神看著他,像隻知道主人要出去,卻不會帶上自己的可憐狗狗,而Matt確實這麼做了,他露出了非常非常難過了表情,甚至不需要耳朵和眼神就比Foggy預想中的樣子更加地令人心疼。

天,那些主人每天都是怎麼離開他們可愛的寵物的?他們怎麼捨得?

「我不會走太遠,你一定能聽見我的。」說出這些的Foggy臉基本上已經紅了一半,他忽然能理解為何昨晚Matt欲言又止,又不斷改口的行為了。

Matt在原地思考了很久,最後伸手拿下了他的墨鏡乖乖地躺回了床上。(咬著主人的鞋子,直到被哄著了才放開讓主人出門的狗崽,天,他真的該停止這些聯想)

 

在點餐時,Foggy猶豫了一會兒,或許他該點個大份的好讓自己有更多的條件籌碼? 

只有生病的狗狗才會不貪吃,Foggy想。

所以離開店時Foggy手上提著兩人份的餐點(一份加大了,鑒於他相信Matt大概不會和他計較這些),滿意的要回去聽對方抱怨這些,但是細小的雨滴阻止了他。

來的時候他只記得思考多小範圍內就可以買到足夠填飽小貓肚子的食物,卻忘記注意天氣了。

好險曾經做過法律諮詢的一位先生把他的傘送給了自己(他眨了眨眼,示意Foggy他身邊的女伴,所以Foggy當作成人之美的收下了)

Nelson &Murdock接過的顧客,他能想像Matt聽到這些時也和他一樣開心。

 

只是他遺忘了一件事情,直到他轉開家中門把,卻沒有看見Matt等著他時,他才該死的想起。

他X的,下雨了。

他承諾Matt會讓他聽見他......

                                                                                                      TBC

----------------------------------------------------------------------------

預計1/1完結!!!

尋求同好(spiderdevil,Foggy/Matt,罰D......都OK),DD這麼萌,不可能那麼冷OWO


【擎蜂】A家日常──早晨(短篇,完結)

OPBB家庭or清水向

大概是TFP的設定(?)

----------------------------------------------------------------------------

滴嗶!滴嗶!滴嗶!

早晨的鬧鐘響起,吵醒了某只熟睡中的黃色TF。

「嗚……嗡……」發出了不滿的抗議聲,黃色TF拿起了鬧鐘,正打算按掉時,卻發現上面的時間顯示出了一件驚人的事實,人類學校規定7:40分遲到,而現在已經是7:45分了。

「Beep!」瞬間清醒的Bee嚇出了一身冷凝劑,在要變形成人類之前,Bee先來到了客廳,看看有誰能載他去學校,因為從基地到學校至少也要半小時,又不能讓自己的同學們看見自己的汽車型態,只好請其他TF載他,平常這份工作都是由Optimus來做,但以今天自己睡過頭卻沒人叫醒他的情況來看,Optimus或許或許是臨時被叫去開會了,沒辦法及時回到家。

打開了房間門,卻撞進了Optimus的懷裡,「大哥!為什麼……」正想要抱怨Optimus竟然不叫他起床,害他遲到的事,卻突然收住了口。

「Bee?今天起床這麼自動?」Optimus困惑的看著眼前的TF,對於他一系列的反應感到不解。

「嗚……」有些懊惱的發出了低鳴,整理完CPU的他發現今天是假日。

「Beep!」Bee對這個令人驚嚇的早晨仍感到驚魂未定,而這麼早起則讓他的心情很糟,於是他牽起了Optimus的手,把Optimus也拉到了床上,抱住了不知所云的Optimus繼續睡回籠覺。

「到底怎麼了?Bee?」下意識側身把Bee攬在懷裡的Optimus仍然不解。

「Beep。」發出了不以為意的聲音,Bee只想繼續睡他的覺,因為只要一抱著Optimus不管是憤怒還是不安,都會消失殆盡,所以Bee就順手拉著他的大哥當作助眠劑了。

「Beep……Beep……」果然不到多久Bee就睡著了。

「真是的。」Optimus透過連接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後,無奈的看著懷中的淘氣鬼。

算了,再多睡一會也無妨,調整了一下姿勢,Optimus也闔上了光學鏡。

                                                                                                    END

哈哈,不知道美國幾點上學就帶入了勞苦的亞洲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