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們要做嗎?

大家好!我們是TBC們要做嗎?
會不定期的發些文或圖喔~
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
Plurk:
http://www.plurk.com/tbc20150823

【Bumblebee中心】Nice(短篇,完結)

或許有擎蜂黨的私心混在裡面OwO

看完TF5的隨筆,些許參雜TFP,感到混亂不適時,隨時按右上X。

-------------------------------------------------------------------------------

「他有很多個稱呼,"Nice"絕對不是其中之一。」

 

戰爭、還是戰爭。

這是Bee的童年;Cybertron的內戰緊接的是地球上的World War I、II,記憶中,除了不斷的戰鬥和殺戮外,就只剩下失去了。

五、四、三……身邊和自己熟識的TF越來越少,就算有新的Autobot加入Optimus 的領導,Bee也越來越沒有興趣去搭理他們了。

 

Erik死掉了,他是一個好駕駛,Bee原本還希望能在戰爭後,讓Erik帶著自己和他的妻、孩子一起去兜兜風的,但是當他們的任務結束時,Bee沒有等到Erik走回他身邊拍拍他的引擎蓋,說:謝了,兄弟。而是人類方的軍官又派給了他一個新人類,然後告訴Optimus:這是是戰爭。

 

他不是個孩子,他不會再哭鼻子要Optimus安慰他那些回種的人類和TF會永遠和他同在。那些人類軍官也不該把他當成孩子,他可以自己去領受這個消息。

他不是個孩子,他是個戰士,他打仗。

 

他只需要專注在戰鬥上就好了……

 

「Bumblebee……」

一個月明星稀的晚上,Optimus走到了他的身邊。

紅藍色的塗裝在人類幫助的清洗下,乾淨又美麗的不得了。

他的人類「夥伴」又在戰爭中喪生了,所以身上的淤泥還沒被清下來,某種反射,他往Optimus的身邊移近又移開了一些。

「Hound說你的不太對勁。」Bumblebee和他在不同的戰線,但是聽見Hound和其他人的回報後,他覺得有必要回來一躺。

「嗚咽--我,只是懷念那些老時光,和,那些,死去,嗚咽--朋友。」切換了三四次才勉強拼湊出了他想要表達的話。

他好討厭這樣……

「我也是Bumblebee,我也懷念他們。」Optimus說。

然後沉默開始圍繞他們,Bee猶豫了好久才又開口。

「我討厭戰爭……戰爭,糟透了!」

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太任性的說。

「相信我,Bumblebee,沒有人喜歡戰爭……」Optimus 回他。

取代語言的是光學鏡的放大又縮小,Optimus拍了拍他的頭。

然後就這樣靜靜的,他們一起望著天空度過了一個晚上。

 

隔天他跟著Optimus試著和那些新來的Auto打招呼。

雖然打起來的比揮機臂的多,但是那是Bee的選擇。

Optimus無奈的看著和其他Auto打成一片的自己。

 

喔喔……為什麼沒有TF提醒他Ratchet 今天也會回來。

 

靈敏的趁亂逃到Optimus身邊。

然後跟在Optimus身後裝作乖巧的給Ratchet檢查。

 

他的聲音還是沒法修復……

Optimus聽到這眉頭深鎖。

「對我來說不是,個,問題。我是,最新,最炫,新發售,嗚咽?酷炫非凡的,Bumblebee。」對著空氣中的幾個假想敵人,Bee踢腳揮拳。

「看來他好得很,我的老朋友。」Ratchet笑著對Prime說。

Optimus舒展了眉間。

 

Bee還是對於和人類相處有些隔閡。

而在那的不久後,人類的戰爭結束了。

 

然後又一個不久後,他有了一個新的偵查任務。

 

Sam不是個戰士,他是個學生。

「如果沒發生內戰,Bee你現在也是個學生。你們就換算的方式來看年齡差不多。」

「Beep?」

Bee覺得自己可以再試著和人類相處看看。

 

Sam和他以及Optimus度過了一段難忘的時光。

 

然後Sam長大了,Sam不是個戰士,也不再是學生了。

為了Sam的安全他們必須分開。

「保重自己,Bee.」Sam說。

「你也是,再見,Sam。」清潔液灑的滿地,Optimus帶著他離開了

 

然後是Cade,Cade和Sam不太一樣,Cade很會照顧大家,和大家都很好。

在等Prime回來之前,Cade和自己的女兒通完電話後,他們就會一起坐在屋頂上等日落。

 

他們救了不少來地球上的Auto難民,他們互相Carry彼此。

如果沒有Cade,他真的不知道這段徬徨的時期該怎麼度過。

特別是那隻Decepticon轉Auto的TF,Bee不喜歡他,他從來不想去取代或是繼承Optimus。

他願意將生命獻給Optimus,他從來不會失去對Optimus的信心。

 

末日的七個預言開始了。

戰爭也是。

 

當見到Hot Rod時,他的過往也被提起。

他有機會載Cade和Wembly以及Tessa 、Izabella一起去兜風嗎?

懷著疑問,他跟著Cade潛進海裡。

 

開著頭燈,即使在光線不是很充足的情況下,Bee也能一眼認出來那道紅藍身影。

可是Prime一眼也沒看自己就走開了。

 

Cade說Optimus不太對勁。

 

當Bee無法在對方的眼中找到相似的淺藍時,Bee知道Cade是對的。

 

當那把從來是用來保護Auto們的劍對著自己的火種源時,Bee第一次發現自己在戰場上像個孩子般的不知所措。

Cade還在保護著自己,那是他承諾Optimus的,可是Optimus呢?

他急著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忘記了自己的發聲器早已不再聽他使喚。

「 I would lay down my life for you.」

他的聲音?久到連自己都快忘記的聲音?

 

Optimus Prime,他的領袖,他最久的朋友,當然記得。

 

「Sting like a bee~」

在Optimus面前,他不僅僅只是個戰士。

 

當Cade和Viviane、Tessa、Izabella享受完一場完美的兜風時。

大家、Optimus和自己一起坐在懸崖邊等著日落。

晃著腿,他靠近了Optimus。

月光取代了夕陽。

「我討厭戰爭。」

他用著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聲音說;內容是不變的,孩子氣的任性。

「沒有人喜歡戰爭。」在Optimus開口之前大家異口同聲的回。

 

Bee趁著Hound不在,說了好多關於他治療時的壞話。

「我以為你很"Nice"的。」Cade開玩笑說。「沒想到你也會說TF們的壞話。」

Izabella是Hound派的,不認可的鬧著脾氣和他爭辯,看來Hound有了一個很Tough的女兒。

Optimus靜靜的聽著,他知道他只是太想念Ratchet 而已。

看著天空,他們一家人共度了一個夜晚。

 

飛船已經快要完全的修好了,過不久他們要回去Cybertron了。

Cybertron,Bee記憶模糊中的「家」。

 

「嗚咽……Beep…Beep……」上船前他發出了幾個雜音。

部分Auto們嫌棄的看著自己,Optimus却牽起了他的手;帶著他一起走上了飛船。

 

                                                                                                       End

-----------------------------------------------------------------------------

很好奇Bee在World War時到底是怎麼樣的形象才會讓公爵說出那一句所以就有了這篇隨筆OWO

在想開心果Bee或許也有因為自己的樂觀而受過傷,大概是Optimus和人類陪伴著Bee一起成長的過程。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