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們要做嗎?

大家好!我們是TBC們要做嗎?
會不定期的發些文或圖喔~
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
Plurk:
http://www.plurk.com/tbc20150823

【宗凜】花吐(微虐HE)

花吐設定:因為深深的單相思而引發的病狀(技能((喂!)發病者只要思念單戀的對方就會吐花,若三個月內沒得到思念對象的吻將會死亡。

---------------------------------------------------------------------------

「嘔......」看著眼前及手上嫣紅中帶些粉色的桃花,凜有些茫然。吐花的狀況持續了一個多月,凜了解到自己對宗介的感情不僅超過朋友,還深刻到無法自拔並且得花吐病的地步。

三個月的時間已經流逝掉一半,繼續放任下去的話,會死的吧?「怎麼可能告白啊...『同性戀什麼的很噁心。』一定會被這樣回應......」凜將臉埋進掌心,默默的掉淚,迎來黯淡的未來和更多的嫣紅散落四處。

「......」對於早已持續多時的吐花症狀,宗介除了無語外還有滿滿的無奈。聽說屆時三個月就會死掉...?「嘖,開什麼玩笑。」盯著手上的茉莉花,宗介不爽的咋了一聲,「話說為什麼是茉莉?」疑惑的拿起手機查了茉莉花的花語。            

看著查到的資料宗介揚起嘴角無聲的微笑。

 

最近凜那傢伙很明顯的就是在躲我,一看到我就跑掉,就算搭上話也會被他說有事而結束話題。放學的時候和凜不期而遇,正準備叫住那傢伙時,他卻調頭往回走。剛剛明明就是要直走的吧,ㄧ看到我又馬上往回走是怎樣?不悅的皺起眉頭,宗介用極為冷漠的聲音喊了一聲:「凜。」

「有...有...有什麼事嗎,宗介?」又來了,這種像是偷腥的貓被抓到的感覺著實令人非常不爽。

「為什麼要躲我?」

「沒...沒...有啊哈哈!怎麼可能躲你嘛,一定是你想太多了!」被叫住而逃不掉的凜沒想到宗介會打出一記直球,只好結結巴巴的想掩飾。

「......」宗介擺著一副不相信的臉盯著凜沒有說話。經過好一段時間的沈默,宗介轉身離開,一句話也沒留下。

「宗、宗介?」

「這陣子我們暫時不要一起行動吧。」依舊頭也不回的宗介說完這句話,加快腳步的離開。

「疑...!?」眼淚有些止不住的滑落,用最快速度衝回家的凜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裡,不再壓抑的放聲大哭,同時吐出一朵又一朵的桃花。「嗚嗚...為什麼?被討厭了嗎?不要一起行動是什麼意思!?」克制不住的眼淚不斷滴下,像是要襯托般的桃花從口中溢出,直至凜筋疲力盡後終於停止。

「該死!」回到家中的宗介在吐出一堆清新的茉莉花後一拳打在牆上。望著地上的花朵是那樣潔白,宗介冷哼:「真夠諷刺的。」明明是如此的喜歡,不、可以說是深愛著你,卻每天被你躲避著...想到這裡宗介痛苦的吐出無數花兒,無力的躺在床上,閉眼像要擺脫似的沈沈睡去。

 

和對方完全沒有交集的日子飛逝,轉眼間只剩三天就要三個月了。每次和宗介對上眼他就別過頭去...意識到自己的心意後覺得很尷尬,才會避免和宗介單獨相處,沒想到竟然變成現在這樣兩條平行線完全沒有交點。

「嘔.......咳咳咳!」花吐的症狀越發嚴重,眼淚又不爭氣的落下。每天腦子裡全都是宗介的身影,心情被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左右,有關宗介的回憶一一浮現...極力的想要阻止哭泣及花吐現象,腦袋卻不受控制始終思念著他。

「吶吶、宗介,三天後我會因你而死...知道真相的你,會不會有一點喜歡我?」無聲的哭著,心如同撕裂般的疼,原來單戀一個人可以這樣的甜蜜同時又苦澀......或許思念著深愛的人而死去也是一種幸福...凜帶著沈重緩緩墜落夢的深淵。

從離開學校後,心情極差的宗介以慢跑發洩情緒直到夜深回到家中。「三天...只剩三天......」喃喃自語後,宗介很想殺了明明時間不多卻因為一時不爽而疏離自己深愛的那個人的自己。憶起有著他的每分每秒,想到他的陪伴、他的一切,思念令宗介艱難的從口中吐出無數朵花,他疲憊的閉上眼,試圖以夢從名為"單戀"的地獄中逃脫.......

事與願違,宗介只是接近乾嘔的將茉莉花吐出。最終,他覺得自己不能什麼都不做,任憑花吐病掌握他的性命,於是他重覆撥電話給凜,語音信箱不知聽了多少遍,沒有感情的女聲宣判他的愛情、人生死刑......就當宗介準備放棄的時候,好似上天聽到他的絕望,凜帶著啞啞的哭腔接起電話,「......喂?」從被電話聲驚醒,看到是宗介的來電,一直到猶豫了好久終究還是接起電話過了將近一個多小時,凜訝異宗介的堅持,同時也燃起一絲希望是否他的感情會得到認可?隨後凜又甩了甩頭,搞不好是來絕交的......想到這裡,眼淚醞釀欲待掉落時卻聽到宗介開口:「到附近的公園見面好嗎?」

「好......」此時的兩人雖身處異地,但懷著同樣忐忑不安的心情前往約定地點,甜蜜與苦澀其實只有一線之隔就如赦免及死刑。

 

比宗介早些到的凜對於自己所吐出的桃花花語突然有些好奇,便打開手機搜尋,桃花的花語:被你俘虜。凜看到搜尋結果後自嘲的笑了一下,是啊,"被你俘虜"...嘛、宗介,連性命都栽在你手上了如果這都不是俘虜,會是什麼?

「凜......」宗介趕到後,自凜的臉上看到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疼的揪在一起像擰不開的結。他不由自主的把凜緊緊抱在懷裡,深怕一鬆手凜就會消失。

「宗介?!」突如其來的擁抱讓凜有些不知所措。「凜,我喜歡你。」「我也喜歡宗介......誒!?不對,你剛剛說什麼?!」「我說,凜,我喜歡你。」看著宗介堅定不移的眼神,凜的眼淚脫眶而出。「白痴,別哭了。我這一生都只喜歡你、松岡凜,哪怕是你先放手了我也不會放手,你這一生只屬於我,只能屬於山崎宗介。」

「混蛋,誰...誰會放手啊!」宗介笑著吻去凜的淚水後,深深的吻上凜的唇。

茉莉花的花語:你屬於我。凜,我恨不得你永遠都只屬於我,你是我的,山崎宗介的。

                                                         END                  By:TBC──闇焰龍

------------------------------------------------------------------------

在自己個人的lofter也發過一遍,那邊算是個人喜愛的花吐系列,而這邊則當作社團的推廣文,因此兩邊都發,差異大概就只有分割線的修改而已。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