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們要做嗎?

大家好!我們是TBC們要做嗎?
會不定期的發些文或圖喔~
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
Plurk:
http://www.plurk.com/tbc20150823

【原創短篇】曲終

妳與只有妳存在的世界,

我與只有我存在的樂園,

這片天空,不曾交會。

「唉……」望著不遠處,和朋友們打鬧嬉戲著的小瑜學姊,我嘆了口氣,停下了手中的筆。

大概就是如此吧……因為是妳的世界,所以才感受不到我對妳的強烈愛戀!這份愛慕,究竟還能持續多久呢?我只希望能夠一直在遠方貪婪的窺視著妳那如同朝陽般的笑容,不讓任何人奪去照亮我世界的希望。

「唔,哇……要是小瑜學姊和其他男生在一起的話,我絕對會崩潰的吧……」捲縮起身體,手圈住了膝蓋,把記錄著些什麼的筆記本壓在懷中,並低頭把聲音給悶住的我,歇斯底里地自言自語著。

「阿郁!你在做什麼?」背上突然多出的重量讓我盡乎喘不過氣來,費盡全身力氣才讓對方離開自己身體的我,憤怒地向來者大吼「阿天你是在謀殺嗎!」

「哈哈,抱歉抱歉,诶?這是新的歌詞嗎?借我看!」

「等等!那個不行!」

從那輕浮的口氣就可以知道阿天根本沒有任何反悔的意思,更可惡的是,在我好不容易能伸展四肢好喘口氣時,他竟然趁著我不注意的把因動作而露出的筆記本給搶走,還擅自的翻閱了起來。

「你現在在哪裡又在做些什麼慾望就這麼不受控的溢出妳與只有妳存在的世界(過於炫目)」

「啊!啊!不准唸出來啊!」

聽見阿天唸出寫到一半的歌詞,我慌忙地伸手想搶回筆記本,但整整高出我一顆頭的阿天根本不受我干擾。

「『溢出的慾望化為真實出現在夢中夢想現實交錯戀上妳的眼眸……』唉……阿郁,我說你什麼時候才要去向小瑜學姊告白阿!」把寫上的歌詞都唸完一遍後,才終於肯把筆記本還我的阿天皺起了眉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管……管這麼多幹嘛阿!等等!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喜歡小瑜學姊!」趕緊將筆記本收進懷裡,死死的保護好,正想要回應阿天的問句時才發現事情不太對勁──自己的暗戀完全被別人看透了阿!

「拜託,誰不知道阿!自己的必修課程愛來不來的,有學姊在的旁聽課卻一堂也沒缺席過,而且學姊只是過來打個招呼而已,你就臉紅的跟什麼似的……」阿天邊說邊用鄙視的眼神看著我。

「诶──有這麼明顯嗎?」自己真的做的這麼明顯嗎?如果連阿天他都發現了那麼學姐會不會……

「當然,我和小傑還在賭你什麼時候告白呢?所以呢?什麼時候。」阿天自顧自的從我帶來的背包中翻出了糖果,若無其事的問著不知是認真還是玩笑的問句。

「你們把別人的戀愛都當成什麼了阿!」無力的我跌坐到阿天旁邊。

看見我那近乎世界末日來臨的表情,阿天終於停止調侃,認真了起來「不鬧你了,我們大家都很在意阿郁你和學姊的進度,對於你何時告白這件事感到十分憂心喔!」

看見阿天發自內心關心的眼神,心想哥兒們一場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複賽結果出來的那天,我想向學姊她告白。」

「已經有打算了啊……那就好,那我回去找小傑領錢啦!」聽見我的回答之後,阿天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然後站起身,拍拍褲子上的塵土,口中還含著糖果模糊不清的開口,然後用略帶輕浮的二指禮向我道別。

「結果你們還是賭了啊!」望著輕鬆離去的阿天,我忍不住氣憤的喊。

 

被阿天這麼一鬧,也到了下一節上課的時間,收拾東西到了教室,我拿出剛才的筆記本,思考著新的歌詞。

告訴我你的名和姓,僅此這樣就好。

填上了新一句的歌詞,我想起了和學姊的相遇。

「下一組是嵐曦樂團帶來的『Let me down.』。」

那是學校舉辦的樂團比賽,要站上舞台前,總是最緊張的時刻。

「阿郁,你有看見麒文的pick嗎?」鼓手小嘉忽然大喊,一旁的吉他手麒文則是慌張的在尋找著些什麼。

「诶?怎麼了,出門以前不是已經確認過放在袋子裡了嗎?」麒文因為練習時指甲斷裂,所以一定要使用pick。

「剛才我去了趟廁所之後,就不見了。」麒文的表情無助的像是快要哭了。

在一陣慌亂之中,一道清晰的女聲忽然傳來「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麥克風帶下台來了,你們的主唱是?」

前一組表演的樂團走下台,站在最前方的那個女孩詢問著我們。

「是我,謝謝你。」不是很有禮貌地從對方的手中把麥克風奪了過來,一心只想快點找到pick的我根本無暇去管其他發生的事。

不過那個女孩並沒有因我無理的動作而感到蘊怒,反而是發現了我們的困窘後,語氣擔心的開口「你們看起來很慌張的樣子,怎麼了嗎?」

「我們吉他手的pick不見了。」我快言快語的回答。

「是嗎?那我們的先借給你吧!舞台上似乎在催了,你們表演完後再慢慢找吧!」女孩露出了和我一樣焦慮的表情,向身後的成員借來了pick並急忙的遞給了我。

當時的我只來得及向女孩道謝就和成員們一起衝上了舞台。

而最後,那一天,因為那個不知名的女孩,我們成功的通過了海選。

現在想起來,我是多麼感謝上天讓我有機會能夠遇到學姊;學姊就是命運安排好為我帶來希望的天使。

不過那天並不是我喜歡上學姊時候,我真正確認對學姊的心意是在樂團比賽的複賽那天。

那時的學姊手上提著大袋小袋的東西,因為她的樂團並沒有通過海選,所以她只是來幫忙其他學長們的。

由於第一次見面十分的短促,我並沒有對學姊的長相留下太深的印象,所以當時被學姊叫住的我愣了很久,直到對方說出了海選時的事情時,我才反應了過來。

「真的很感謝你那時願意借給我們pick。」由於pick是麒文自己一人去還的,所以我還沒有機會向學姊親自道謝。

「不客氣!」學姊回我「你們能夠通過海選真是太好了。」學姊發自心底的露出了笑容,而那滿帶祝福的笑容讓我的心臟猛然一跳。「你們的表演真的很精彩,學弟你的歌聲真的很好聽。」

噗通…….噗通……噗通……

學姊接下來說的話我記得不是很清楚,因為全被我那像是跑完馬拉松一般的心跳聲給蓋了過去,但是我很確定就是那個瞬間,我找到了世界的全部,因為有學姊的存在,所以我的世界終於完整了。

 

還記得那天,表演結束後,偶然的遇到了在後台和其他學長姐們一起聊天的學姊。在看見我們下台之後,她開心的跑了過來拉著我的手,告訴我們表演很精采,要我們繼續努力加油。

被學姊握住手的我,心臟簡直要跳了出來,直到她放開我的手,轉身意欲離開時,我才說出了第一句話。

「學……學姊。」

「嗯?」                                                                      

「請問你的名字是……」老實說我跟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想多和學姊相處一些而已,所以在問出這句話時,我覺得自己弱爆了。

「啊!抱歉,一直忘記自我介紹,我叫林璟瑜,叫我小瑜就好。」成員們一臉狐疑地看向我,對於我為何會問出這樣的話感到不解,但學姊倒是沒想太多就告訴了我。

「不……不會,請多多指教,小瑜學姊。」

「太認真了啦!學弟。」

明明那個時候,只要能夠知道學姊的名諱就已經心滿意足了,但人果然是貪心的,想要知道更多,更多更多關於學姊的事……

把筆記本翻到了行事目錄表的那天,被我用各色種顏色的筆標記起來的日子顯得格外突出。

三天,再過三天就是告白的日子了。

那時,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去了解學姊的一切了吧!

收起了筆記本,鈴聲也在此時響起。

 

「小瑜學姊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

「疑?學弟,我……我……好,好啊。」

學姊接受我的告白了。

「吶,阿天!小瑜學姊接受我的告白了耶。」回想起那時的場景,我至今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

「好痛!阿天你幹嘛阿!」

阿天什麼話也沒回,只是用力的掐了我的臉頰一下。

「诶?這不是夢耶!」看見我吃痛了一下後才反應過來的阿天恍然大悟的說。

「這是我的台詞吧!而且要掐也是掐自己才對吧!」摸著還微微發痛的臉頰,我生氣的回到。

「不,不。」阿天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回答我「這是我的台詞沒錯,阿郁去告白,還興高采烈的跟我說他成功了什麼的……」

「太過分了啦!」我用力的往對方的頭上揮去,沒想到卻被對方躲開。

「這麼暴力好嗎?要是被學姊看到的話,說不定會被討厭喔。」阿天幸災樂禍的調侃著我。

「才不……」準備揮下下一拳的我,卻因阿天忽然舉起的手指頭而停下了動作。

學姊正站在阿天指著的位置。

「下次再找你算帳!」把位置上的東西收拾好,我衝出了教室,並且不忘向阿天比出一個不算優雅的手勢。

 

和學姊一起度過的每一天,仍然有如夢一般完美。

只不過真的是如此嗎?

你與只有你存在的世界。

那樣的世界對於我而言真的過於炫目而無法接近了嗎?和學姊在一起後,與暗戀時沒有什麼不同的寂寞感仍然隨時隨地的在壓迫著我,就算是學姊就在我身邊時也一樣。

「阿郁?」學姊輕聲的喚回了我走神的意識。

「怎麼了?」我放下了不停攪弄著的咖啡棒,並覺得在學姊面前恍神的自己真是太差勁了。

「不是說要給我看決賽的歌詞才叫我出來的嗎?」學姊輕輕地在我額頭上彈了一下,表示對於我忘記初衷的抗議。

「嗯!」我翻了翻背包,找到了那本修改多次的筆記本,昨晚熬夜和成員們確定終稿後,我第一件事就是打給學姊分享這個喜訊。

把筆記本遞出後,我耐心的等待學姊看完。

「吶……阿郁……」闔上筆記本,學姊抬起頭,叫了我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我種覺得學姊的聲音中帶了些鼻音。

「我本來打算等決賽過後再和你說這件事的,不過看了這個歌詞,我很確定我的想法了……」

「我們分手吧……」

學姊帶著眼淚卻仍是撐起笑容的對我說。

「為……為什麼?」我無法接受的開口,打開了筆記本,反覆的望著寫好的歌詞,無論如何我都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覆,。

「因為阿郁你需要的,從來不是愛情,而是救贖啊!」

學姊留下這句話後,便轉身離去,徒留我一人在座位上。

滴滴答答……

什麼東西落在了筆記紙上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很確定紙上的筆跡大概和我的視線一樣都模糊了吧。

 

決賽在學姊和我分手後的一週應期而至。

「阿郁!」大家看見我出現在比賽會場時鬆了一口氣,因為這幾天我都把自己悶在家裡沒和大家聯絡、從沒缺席的練團也是一次也沒到場。

「抱歉,一直沒聯絡大家……」我向大家勉勉強強的撐起了一個笑容。

「沒關係的,我們了。」很少開口的貝斯手小智拍了拍我的背。

「關於歌曲,最後一段,我想改掉,讓我清唱可以嗎?」自己到達會場的時間早就來不急做些什麼修改了,但我還是開口,打算冒這個險。

「我們挺你,就這麼辦吧!」成員們一一點頭。

直到上台表演前,大家再也沒開口過。

「下一組是嵐曦樂團帶來的自創曲『曲終』。」

順利的走上舞台,我握住了沒有學姊指尖溫度的麥克風,忍住哭意,唱起了曲子。

一切是如此的順利,直到最後,我忍不住望向了學姊原本答應要來看我們比賽的那個位置。

直到夢醒那天你與只有你存在的世界(過於炫目)。

或許學姊真的是對的……

「結局總是我與只有我存在的樂園。」清唱完最後一句,曲終,人散。

                                                                                                   END

--------------------------------------------------------------

投稿校刊沒上的文章OwO,第二段開始是凌晨一點趕到早上去上學前(七點)一次打完的,而且又是突發,完成度不高,所以沒有被選上也是情有可原,雖然還是有點小失落啦QAQ。

這篇文是發想於日本偶像團體ARASHI嵐專輯中一首名為「Let me down.」的歌詞,那一句「你與只有你存在的世界」實在是太吸引我了,本來是想把男主角眼中孤單的世界以及對於耽溺在自己塑造出的「樂園」的諷刺給呈現出來,但趕稿果真是萬惡的阿!僅僅寫出了故事劇情(嘆氣)。

和同學們彼此間也有一些討論(大家對於阿天的存在都很有意見XD),記取這次的教訓,希望下次寫原創時能更進步。 

                                                                           By 初次挑戰原創的占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