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們要做嗎?

大家好!我們是TBC們要做嗎?
會不定期的發些文或圖喔~
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
Plurk:
http://www.plurk.com/tbc20150823

【原創短篇】平行愛戀

反正就這樣吧,船到橋頭自然直。

只是這樣一直凝望著你,就算試身手也觸及不到的距離,我還是感到非常幸福。

但,還是不滿足,你離我好遙遠……                       

還是會忍不住想,什麼時候你才會回頭看看我的存在呢?

我們就像兩條平行線,永遠不會相交。

 

「我們大概就是這樣的關係吧。」少年嘆了口氣,單手撐起臉頰。

「嗯哼。」坐在對面的少女應了聲,繼續動著筆在筆記本上做紀錄。

「你到底是在做什麼啦!」少年不耐煩的低吼,隨後有點緊張得望了下四周,確定旁人沒有對他投以奇怪的眼光後才吁了一口氣,「我可是走氣質路線的。」

「噗!」少女差點把口中的奶茶吐在筆記本上,什麼氣質……

她輕咳了聲,重新提起筆,少女看著少年,「繼續吧。」

 

至少我在國二前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直到你走進我的世界裡。

時常停下腳步,看著你佇立在陽光下的身影。

「妳看!那不是三年級的學長嗎?剛剛那個灌籃超帥的!」

「討厭啦,看得都入迷了。」

兩個女生從我身旁走過。

他們在討論某個學長,我順著他們的目光往前看,看到一群人正在打籃球。

有個人特別突出。

並不是他長得特別高壯,而是他散發著一種與眾不同的魅力,在人群中就是不一樣。

論技巧純熟度,他也明顯在其他人之上。

我似乎是看得入神了,同學在叫我我也沒聽到……

「學弟小心!」

好像在叫我?

劇痛在頭上爆開,我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跌坐在地上。

「學弟!學弟!沒事吧?」一個人快速的從遠方跑來。

陽光非常刺眼,但那頭和陽光互相輝映的金髮早已烙印在心中。

 

「這就是我們的初遇啊……」少年瞇起眼,「就算沒看清楚長相,但在那一刻我相信我一定被他的氣質給迷住了吧。」

「咳咳咳……!」少女被奶茶嗆到了,皺起眉痛苦的咳了好幾聲。

「小梓妳有事嗎……」少年無奈地看著對桌的少女像是快死了似的狂咳。

名為小梓的少女用力地深吸一口氣,重新拿起筆記本,「不,沒事了,你可以繼續了。」

 

我睜開雙眼,潔白的天花板映入眼簾。

「啊!學弟你醒了啊?」略帶磁性的聲音響起,一個人的頭就這樣探了進來,深邃的墨色雙瞳,染了幾搓金色的頭髮,還有微微上揚的唇角,他的外貌全部一一烙進我的腦海中。

「因為學弟你就這樣昏死在球場,所以就背你來保健室了!」

是他背著我來的……

「我很重吧……」我低下頭,「抱歉……」

「咦?」他愣了下,隨後搔了搔後腦勺,語帶抱歉地道,「剛剛一個不小心,球就砸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嗯……」我輕點一下頭。

他一點都沒有什麼學長的架子,看上去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呃,學、學弟,你該不會生氣了吧?!」學長突然驚恐地看著我。

「沒有啊?」我也疑惑地回望著他。

「咦?沒有嗎?」他疑惑地瞪大雙眼,「因為你的眼神頗兇惡的……」

什麼……?

我連忙用手遮住臉,轉過身去,大喊著:「對、對不起!因為我面無表情很像是在生氣,造成你的困擾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看你就好了!」

氣氛瞬間變得有點尷尬。

他突然噗哧一聲笑出來,「學弟你真的很可愛耶,不用這樣啦。」他伸出一隻手輕撫我的頭,「啊,這裡有個腫包,是被我砸的嗎?真的很抱歉,醫藥費我可以付的……」

他說我很可愛……不知怎麼的,有種害羞的感覺。

「對了,我叫程聿齊,今年國三,你可以叫我阿齊學長!」他自我介紹道,「那學弟呢?」

「沈夕凜。」我轉過身,用被子遮掉半個頭。這只是個掩飾性的動作,想遮掉我早已紅透的臉頰。

「那叫你小凜可以嗎?」阿齊學長看起來很開心。

為什麼這個進展好像有點快?

「嗯。」我點點頭。

看著學長,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悸動。

 

「小凜。」小梓說了聲。

少年立刻害羞的低喊,「不准這樣叫我!」他瞪著少女,「這可是學長專利。」

小梓嘖了聲,「平常我都直接叫沈夕凜,感覺叫小凜別有一番風味呢!」

「什麼風味……」沈夕凜無奈地看著小梓,思緒又飄向了遠方。

 

「小凜學弟~」

聽到熟悉的嗓音,我停下腳步,看著遠方的人影逐漸放大。

隨著他越來越接近,心跳也越跳越快,似乎都能聽見自己碰碰的心跳聲。

「學長好。」我輕點一下頭。

「唉不是說可以叫我阿齊學長嗎,叫學長我哪知道你在跟誰打招呼啊……小凜你真的是……」

小小抱怨一下後,學長疑惑的看著我,「你要去哪?」

「啊,去找老師輔導一下數學,我數學真的不太行……」盯著手上抱的數學講義,刻意避開學長的目光,深怕一個不小心,我就會被他那深邃的墨色雙眼迷亂心神。

「以後找我就好啦,我數學世界強喔!」學長用力拍著我的肩,害我往後踉蹌了幾步。

「好啦,那我先走了,星期五來我們班找我吧!三年五班,要記得喔。」學長瀟灑地揮了下手,跑遠了。

 

自幼我對父親沒什麼印象,他在我小時候就因為外遇和母親離婚。

在記憶裡連他長什麼樣都很模糊。

他和母親離婚後就和他的新歡遠走高飛,所以我和妹妹是由媽媽一手帶大的。

或許是從小缺乏父愛的關係,我不是很喜歡女的……哎,說白了點就是同性戀,渴望被一個男人愛。

不過這個傾向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我之前告訴一位認識頗久的朋友我的這個傾向,以為他會了解,可是他卻說他不能接受,從此就斷了音訊。

好幾年的友誼就在一瞬間化為泡影,而我只能愣在一旁,像是個不知道做錯什麼事的孩子似的。

所以我對學長大概也沒指望了。

只能將這份易碎的感情藏在心底。

 

星期五當天放學,帶著緊張又有點興奮的心情站在三年五班的門口。

冷靜,又不是小學生參加校外教學。

雖然內心有個聲音如此說道,但還是難以壓抑那份期待的心情。

「小凜學弟,直接進來吧!」學長就坐在靠窗的那排朝我招手。

我邁開步伐,有點緩慢地前進。

「不用那麼拘束啊。」見狀,學長笑了出來,「反正只有我們兩個,不用在意。」

我望了下四周,的確沒有人。所以,這是只有我和學長兩人的輔導時間!?

心臟開始劇烈跳動,強烈的快喘不過氣來。

「學長,你朋友沒有等你嗎?」我把考卷交給他,順便問道。

他接過考卷,「拜託,你也不想想我是為了誰才留下來的。」他半開玩笑地說道,翻閱著考卷。

今天學長有戴眼鏡,這樣增添了幾分知性的感覺,拿著考卷的手指白皙且修長,指甲也修剪得十分整齊,沒有任何一絲汙垢。

「小凜學弟你都有考六十幾分不錯啊,只有幾張考了三、四十分,就這部分加強吧。」學長又想了下,「不然你每個星期五都來這裡吧,我來幫你輔導,保證你數學突飛猛進!」學長露出自信的笑容。

「謝謝。」我笑著道謝。

學長突然瞪大雙眼,「小凜學弟,你笑起來很可愛耶,你應該多笑一點的,不然你的臉不笑都看起來像是別人欠你二五八萬的……不過你的臉好紅啊,該不會是害羞吧?」

「……學長,沒有啦。」我別過頭去。

嘴上這麼說,但聽到學長說我可愛,心臟又開始劇烈跳動,臉頰也逐漸染上紅暈。怎麼那麼明顯……

不過,我真的說出口的話,恐怕學長只會感到不舒服吧。

「哎,你怎麼又忘了加阿齊了啊。」學長突然補了句。

 

星期五的輔導持續了好幾個星期,我和學長的關係也從生疏到親密。

反正教室只有我們兩個,學長有時候會跟我講他的心事,不過卻從來沒提過愛情這方面的事;而我有和他說我父親的事,他也非常義憤填膺地說我父親很過分。

他有時也會和我抱怨國三要考試了壓力超大,不過他講完都會加一句「撐過去就好了,小凜學弟你可以的!」

學長也會彈吉他,如果輔導完時間很充裕的話,他會表演幾首曲子,他的歌喉也很好,彈奏技巧也很精湛。

學長也會陪我走到車站,之後他不是回家就是去打工。

能和學長關係那麼親密,而且我是他唯一輔導的學弟,我以這種身分感到自豪。

但我們就是無法再更進一步,就算內心很渴望,我感覺學長對我就只有純粹的友情,一絲特別的都沒有。

即使如此,我還是活在那股優越感中,無可自拔。

 

今天是星期五,放學時我照常去找學長。

走到三年五班的門口時,我看到了除了學長以外的第二個人,是個女的。

那個女孩子親暱的拍著學長的肩,不時傳出笑聲。

我感覺心裡的那份優越感再移瞬間灰飛煙滅。

也對,學長是個好相處的人,所以不只我,我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我真的是被那份優越感給沖昏腦袋了呢。

我轉身就跑。

星期一一早到班上,有兩個女同學對我投以奇怪的眼光,便開始竊竊私語,但音量大道都能讓我聽到。

「沈夕凜喜歡男的喔?」

「不是三年級的程聿齊嗎?」

「男的跟男的在一起根本不正常吧?!好噁心啊!」

「喂,妳太大聲了啦,哈哈哈哈哈!」

兩個人笑成一團。

真是冰冷無情的話啊。

之前也說過了,我有幾個朋友因為這個原因和我絕交了。

沒辦法啊,我就是不正常、噁心。

也不想管消息來源了。

「真是無聊,妳們說夠了沒?」我對他們投以冷酷的眼光。

「喔……有人害怕了耶。」

「自己是這種噁心的貨色還怕人家說,我和你同班我沒嫌你噁,你還好意思和我吵?」她們兩尖酸刻薄的話接踵而來。

不過,她們說的也是個事實,能隱瞞多久呢……

許多的壓力一一在心中浮起,不論是父親的關係也好、學長也好、還是同學的嘲諷,我覺得淚水即將奪眼而出,我奔出教室,不願繼續成為他人眼中的笑柄……

 

放學時,我在校門口遇到了我最不想遇到的人。

「小凜學弟?你上星期五怎麼沒來?」學長從遠方走到我面前,「等了好久你都沒出現,你去哪裡了?」

「我吃醋了……」

說出來的當下,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什麼?」學長著實的愣住了。

「我看到你和一個女生很親密,因為我喜歡學長,所以我吃醋了。」

藏在心裡最深處的話毫不保留的從唇傾洩而出,完全不受控制。

學長還僵在那裡,雙眼睜大,似乎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被一個同性告白,自然會這樣吧……

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學長微啟唇。

「那是……」

我立馬打斷學長,「對不起,我好噁心,忘掉我剛剛說的吧。」

我推開他,朝樓梯間奔去。

現在我想去的地方只有一個─

我推開頂樓的門,強勁的風吹來,打在臉上,好冰冷……但再冷也比不過心中的寒苦。

我站在圍牆上,往下俯瞰。

六層樓高的高度,根本沒什麼。

我輕笑了下,跳樓脫鞋是潛意識裡還是希望有人可以發現他。

但對世間早已沒有任何留念的人,這個舉動根本就是多餘的。

我一躍而下。

自由了。

再也不用受到世俗的批判了。

但是,

再也看不到學長的笑容。

再也看不到學長打籃球的英姿。

再也看不到學長白皙修長的手指。

再也不能讓學長幫我輔導了。

不能陪學長走到最後了……

永別了,這個世界。

永別了,阿齊學長。

這次我沒有忘記加上阿齊喔。

臉上流下的,已經分不清是血和眼淚了……

奇怪,明明已經放棄了,為什麼腦中還都是你的身影……

我們是兩條平行線,但是好像有靠近你一點了……

 

攪動著冰咖啡內快融化的冰塊,少年嘆了口氣,「講完了。」

小梓緩慢地點下頭,「原來……你還有那種經驗喔?」她看起來很驚嚇。

「命大活了下來,我國中還拿市長獎欸。」少年吸了口冰咖啡。

「意志真強烈。」小梓讚嘆道,闔上筆記本,「我會把它寫成小說的,敬請期待吧!」

「好喔!」沈夕凜應了聲。

「你真是沙漠中的甘泉、汪洋中的孤島啊!!!」小梓看起來十分感動,「知我者夕凜也,因為很久沒人對我的小說那麼有興趣了,超感動的啊!」

沈夕凜無奈地看著少女。

突然,咖啡廳的門被推開。

來者有一雙墨色雙瞳,染了幾搓金色的頭髮……

沈夕凜瞬間瞪大眼。

等等!這也太巧了吧!這不是傳說中的……

小梓忍下心中的吐槽。

 

是上天的捉弄,還是歷練?讓我曾經愛上你。
是蒼天的玩笑,還是考驗?讓我們能再遇見。
也許有些美好只能屬於過去。
但未來.....期待敘寫我們的故事。

 

完。

------------------------------------------------------

Hi~Hi~這邊是辰央,TBC們的Free!同人誌合集似乎有些計劃感不上變化呢......

無論如何還是請大家多多照顧TBC們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