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們要做嗎?

大家好!我們是TBC們要做嗎?
會不定期的發些文或圖喔~
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
Plurk:
http://www.plurk.com/tbc20150823

【罰D】跨年夜〈中〉

本來是決定月初、月中、月底──上、中、下這樣發的,但是出了小意外......就看之後是調整內容還是改標題囉~

-----------------------------------------------------------------------------

用子彈打壞Matt家的門鎖,他原本認為會是約會完後的他們,讓Matt自己打開它並邀請自己進入這扇門,所以並沒有隨身帶上那把自己擅自拿去打了一副的鑰匙。

客廳空無一人,整個空間迴響的死寂和外面那些慶祝著新年的人群們形成了強烈對比,Frank首先翻開了Matt放制服的地方。

打開箱子,不管是那套便宜的義警服又或是可笑的小惡魔裝都乖乖地躺在裡面。

這讓Frank的情緒複雜了起來。

想起了Foggy的話,Matt確實也不會是那種帶著醉意上場的人,何況朋友那麼多年了,Foggy不可能判斷不出來Matt是否在裝醉。

那麼Matt會在哪?

蓋上了盒子,把一切都歸位後,Frank立刻開始搜索起整個空間。

 

打開臥室的那扇門,Frank訝異的看見Matt安靜地坐在自己的床上,右手摸著戴在左手上的錶。

Frank感覺自己從對方的表情中讀出了無助和悲傷,這讓他心疼地想把對方直接抱進懷裡,好好的愛護他。

在他付諸行動前,他發現了對方耳朵上的抗噪耳機,他見過幾次Matt失去聽覺的樣子,那狀態並不是「很糟糕」三個字可以形容的,所以讓Matt自己這麼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他又觀察了一下房間,一直放在Matt身上的注意力讓他現在才發現對方的床邊放了一罐又一罐的便宜啤酒,按照順序排列的乾淨整齊,右邊是喝完的,左邊是還沒開過的,而比啤酒更加左邊的,不是平時受傷時用的淺裝水盆,而是更加深一些的,看起來不常使用的木桶。

Frank原本打算上前測試一下水的溫度,卻看見Matt在又一次的摸過盲文錶後,拿起一罐啤酒灌入口中。

又快又急的方式像是想盡快把那些液體倒入肚中,一點也不像是平常的他。

放下酒灌後,Matt扯出了一個看了讓人非常難受的笑容,停頓了下又打算伸手去拿第二瓶。

只是這次Frank不允許了,雖然不知道Matt又怎麼了,但這儼然是一種另類的自虐方式,所以他抓住了Matt的手,阻止了對方的動作。

Matt驚慌的掙扎了起來,就像平常他聽不到時那樣;他伸出了未被壓制住的左手想要反擊,卻無法抓到攻擊者和自己的距離,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應該先將耳機取下,而不是像是現在一般的,雙手都被來者壓制住,只能束手就擒。

「你是誰?」夜魔俠的聲音,只是或許是因為剛從哪樣無助和悲傷的情緒中轉換,所以從對方的語氣中,Frank彷彿聽出了尚未收乾淨的哀傷,這讓Frank更心疼了。

Frank並不是很訝異對方認不出自己,為了「約會」,他用對方喜歡的那種洗衣精把衣服洗過了幾遍,連Max都嗅不出曾經染上過的火藥味。

接近了Matt,看見對方的肌肉一秒比一秒更加緊繃,他決定先叼下那副討人厭的耳機以卸下Matt的心防,為對方帶來些安全感。

被取下耳機的Matt愣了一下,然後開始判斷這個舉動的用意,究竟只是熟人,還是仇人為了能夠羞辱他才這麼做的。

在Matt楞神的時刻,Frank進一步親暱的將唇靠近了對方的頸部,輕語「Red,是我。」

                                                                                                         TBC


會在罰D的QQ群中出現,依然地在求同好!(spiderdevil,Foggy/Matt,罰D......)

最近著手一篇罰D改編影域的設定,大概會有一系列文章~~~但是會盡量先把這篇完結嗯......大概吧.......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