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們要做嗎?

大家好!我們是TBC們要做嗎?
會不定期的發些文或圖喔~
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
Plurk:
http://www.plurk.com/tbc20150823

《罰D》──what if马特在轮船爆炸后救下弗兰克(完)

因為 @红茶宴 的電腦距離修復好的日子遙遙無期,所以代發~

如標題,開頭時間點在輪船爆炸那集。  

-----------------------------------------------------------------------------

凯伦的出现扰乱了马特,她的心跳,呼吸,声音。他没有及时的去寻找伤员。

 

但马特依旧追上了对他来说像是移动血库和噪音制造机一样的伤员。

 

-你需要帮助。

-离我远点。

-弗兰克——

-我不需要!

-不,你需要。让我来帮你,以你现在的样子是无法寻找铁匠的。

 

他妥协了,因此马特才能冒着一系列可能发生的麻烦,不费力的将一位令地狱厨房闻风丧胆的前不合作客户搬回了家。

 

-这里是马修默多克的家,你知道他是谁。我会给他留张字条以免他回来直接坐在你的身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和这家律师事务所过不去,但弗兰克还是接受了小红的好意。马特熟练的帮伤员处理好爆炸和枪械造成的伤口,而几个街区外,正虚弱下去的心跳和汽车的花式行驶轨迹让他加快速度,收好医药箱。

 

-你应该去床上躺一会,我很确定默多克不会介意的。睡前确保你别空着肚子,去冰箱看看,如果你还想去找铁匠的话。

-停下,小红,我能照顾好自己。

 

等他回来时发现弗兰克已经在沙发上睡熟了。不得不說,虽然沒有睡床,但那还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也许他太累了,也许他信任马特默多克,马特想。他轻手轻脚的换回西服,贴心的没有发出过大的声音。作为一个靠听力(和其他四感)生活的人,马特有信心自己发出的声音不会大到吵醒人的地步。

 

老实说,弗兰克是惊醒的,被自己在陌生人家熟睡的事实。这简直无法置信,无法接受。

-噢嗨,早上好,看来你睡了个好觉。

独属于律师的轻松语气,弗兰克呼出一口气,随即放下警惕。

-小红在哪?

-啊——他回去了。他还交代我照顾你。要来点早饭吗?别担心,免费的。

弗兰克没有拒绝这份好意,也没有回应律师的玩笑。律师耸耸肩,摸着家具的边缘,将三明治和一杯水放在弗兰克面前。

也许他习惯这么活跃气氛了,考虑到他是小红的共事人,弗兰克沉默的梳理得到的信息,有一口没一口的咀嚼吞咽。

-嘿弗兰克,我一会要去办公室,钥匙我会留在这里,当在自己家就好。

律师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加上几句。

-我是说,让自己舒服点,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呃,别是非法的。

弗兰克并没有介意律师的说法,只是为这个律师事务所还没有结束感到疑惑。

-我送你。

律师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但随即他拒绝了。

-没关系,我一个人可以,十几年的盲人生活不是白费的。

 

弗兰克没有再说话,马特以为他同意了,站起身来将钥匙放在桌子上,穿好西装,摸着墙壁来到门前。

然而弗兰克用行动表明了他的立场,他收起钥匙,快速的收拾好自己,跟着马特到门口。

他冲马特抬起小臂。

-拉着,我送你。

马特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他现在是马特,不是小红。马特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收起导盲棍,伸手拉上弗兰克的臂弯。

-谢谢帮忙。

 

办公室空荡荡的,弗兰克已经很清楚的明白了自己这次案件带来的影响,他决定在门外等待。

顺便对着刚来的律师的共事者点点头,算打了个招呼。

 

马特不会说他听到福吉走向办公室的时候有多么慌张。

-那是弗兰克卡斯尔吗?你带着他上街?白天?

-呃,是他带我。

-马特,他知道你是谁了吗?

-……我想他还不知道。

-马特,之前你没有胜诉他的案子,现在你又和身为逃犯的他在一起?这可不是什么理智的决定。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福吉。而且他很快就会离开,我保证。

-你说了算,他最好赶快离开。

 

得到福吉耳语的个人意见后的马特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怎么摆脱弗兰克去换上制服,在艾丽卡之前找到棍叟。

现在机会找上门了。

马特被弗兰克带着回到家门口,弗兰克体贴的用马特给他的钥匙打开门,并将它放在门口木柜上。

-我还有事,照顾好凯伦佩琪。

-谢谢,我会的。

马特努力抑制自己想要冲弗兰克发脾气的冲动,凯伦佩琪已经离开了,但这不是他的错。

在弗兰克走上街道之后,马特便换上制服去寻找棍叟,他需要抓紧时间。

起码他可以救下其他人,棍叟,艾丽卡,这个城市。

 

马特没有余力去思考弗兰克是否知晓了自己的身份,而如果知道了他会干什么。

而马特也是第一次不在意弗兰克喂了那群忍者一颗子弹还是麻醉弹。他们杀死了艾丽卡,这个理由足够充分。

哪怕冷静下来也一样,马特想,他不应该这么想,但他不在意。

马特坐在沙发上,宽松的蓝色帽衫让他压力小了点。咽下最后一口啤酒后,马特决定小睡一会,以便应对明天,没有任何人的明天。

 

这次是他睡熟了。

弗兰克的到来没有吵醒他,当然不排除弗兰克的动作轻到无法把他从睡梦中拽起来,毕竟他是海军陆战队出身。

马特停止去嗅空气中的异味,掀开被窝让自己清醒一点。

已经上午了。

 

距离那次和凯伦的坦白,几周过去了。福吉应聘了别的事务所,凯伦去当了记者。三个人偶尔幸运的在街上碰到,还会寒暄几句。

孤独,但仿佛整个世界就该这么运转,他的人生这样才是最佳状态。

除了已经不满足于只留下气味的弗兰克,几周之后,他开始留下各种各样的痕迹。

刚做完饭的厨房,刀具还沾着食物切面的味道,洗干净的碗还没来得及擦干,随意的摞在一起。

刚吃完的速食饭盒,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微波炉内壁上还有余温,饭香粘在房子的每个角落。

小睡过的床,枕头下陷了一部分,床单和被子的轮廓都在告诉马特有人曾睡在过上面。

甚至在沙发旁,会出现一桶装满染血纱布和卫生纸的垃圾桶,马特还能在里面闻出金属的味道,弹片。

太多了。太过了。

这些仿佛刻意插入他的生活的痕迹,马特叹了口气。他已经默许弗兰克了一次,如果他们再次对峙,马特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说服弗兰克,或者应该说,说服自己。

从这一点出发,马特发现只留痕迹的事实让他倍感欣慰。

 

没隔几天,马特再次遇到了弗兰克,以夜魔侠的身份。

他们无声的吵了一路的架,用弗兰克要杀人,而马特不让的方式。

但痕迹没有消失。

马特不承认他很高兴。

 

来往几次,他们终于到了临界点,大吵一架,用语言和肢体攻击对方。

马特以为弗兰克第二天依旧会留下痕迹。但弗兰克没有。

同时惩罚者也在城里销声匿迹。

从一开始的疑惑,害怕,担忧,马特再次习惯了空旷的公寓。

也许他累了,也许他发现马特默多克无药可救。马特忽视空荡荡的酸涩,爬上床睡觉。

生活还得过,工作还得做,市民还得救。

 

他听到了隆隆作响的心跳和呼吸,熟悉的感觉让半个他依旧选择沉浸在云里雾里的梦中。

他顺从了这个感觉,没有强迫自己清醒,而是时不时被声音拉回现实时,蹭着枕头让自己的脑袋换个方向,继续陷入浅眠。

 

弗兰克挑起了一边眉毛,对律师慵懒的动作短暂的诧异了一下,继续换衣服。

他爬上柔软的丝绸床铺,跟盲人律师背对背睡下。

 

马特再次醒来已经是清晨了,身边的下陷和满屋子的浓郁异味让他再次感受到了痕迹。

他不承认自己安心了很多,空荡荡的部分似乎被补全了。

但他该承认了。

 

-你离开了一阵子。

-一个难缠的黑手党组织。

-为什么是我的房子?

-你说过的,把这当自己家。

-这句话一直有用。

 

对话十分短暂。

马特希望弗兰克没有发现自己希望他留下来的想法,那样太丢脸了。

弗兰克承包了做早饭的工作,冰箱里的食材几乎都是他留下来的。

他能看出马特并没有动他留下的食材,从马特变瘦的身材和食材的数量来看。

因此他不得不在吃早饭前提醒一句。

-你可以随便取用那些食材,那是你的冰箱。

马特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他只能微微点头。

-谢谢。

 

弗兰克很自然的洗干净了自己的盘子,收拾出门。

马特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不想去管。半小时过去了,他沉默的咬着属于他的早餐,绝望的发现这一切不是梦。

浓郁的气味牢牢的粘在公寓的每个角落,挥之不去。

 

弗兰克的痕迹就像是夜魔侠和马特默多克的唯一联系。

不希望弗兰克再次来到这里时是人去楼空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马特靠这个撑过每一次夜间工作。马特甚至发现,这所公寓从最开始几周的“近似安全屋”改变了,变得舒适,变得有生活气息。

马特知道自己沦陷了,无法自拔的。

他告诉自己弗兰克只是一时兴起,同时又无法抑制的从那些痕迹中汲取安心。

他没救了,马特绝望的想。

 

马特跟福吉终于有点交集,起因是抢劫。

福吉很高兴对方看起来还不错,但同时抗拒着对方的身份。

这不能阻挡对最好的朋友的关心,福吉想,他决定时不时去马特家看一眼,以防发现马特半死不活的躺在地板上的事再次发生。

 

马特和福吉之间的关系缓和了,这挺令人振奋的。马特感觉每个明天又多了一点值得期待的事。

弗兰克回来的次数少了,这不妨碍马特高涨的情绪。

但有些不对劲的事正在发生,在黑暗里,在人群中。

 

弗兰克少有的出声提醒马特,小心点。

马特虽然意外,但几天后他就暂时忘却了,因为福吉会来,而马特不想在福吉面前提及他不喜欢的话题。

他们会像从前一样,享用晚餐后靠在一起,福吉会帮他读一本书,或者描述一部电影。

他们享受着为数不多的在一起的时光。

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依旧是法律界最好的牛油果,尼尔森与默多克还没有结束。

 

美梦结束。

马特抬起手摩擦几下半边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天亮了。

福吉已经离开超过六个小时。

 

马特越来越熟悉弗兰克偶尔半夜回来蹭床的行为,证据是某天他醒来发现自己蜷在弗兰克身旁。

这不对劲。马特惊出一身冷汗。他和弗兰克之间有什么东西正在瓦解,重建,改变。

而这不会是好的那种,因为这让马特感觉到莫名的不安。

但马特无法对弗兰克设防,也许因为太熟悉了,太信任了。

意识到不安的几天后,马特再次发现自己蜷在了弗兰克身边。

 

-弗兰克,你得离开一阵子。不要问为什么,就,大概几周?

 

弗兰克没有问为什么,安静的离开了。

孤独感再次包裹了马特,但这次并没有空荡荡的酸涩,只有平静。

这才是他应该有的生活,马特明白。

哪怕习惯弗兰克不在身边需要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是的,但弗兰克过了一个月还没有回来。

马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他决定出门去找弗兰克。

就算不再来了,弗兰克也理应提前告知他。

 



-威斯克?

弗兰克并不打算提及一个事实:马特伤的比福吉重,也许他为了福吉,用那张嘴把仇恨拉满了。

-呃姆……一个曾经的犯罪之王,被尼尔森与默多克送进了监狱。因此他决定报复我们。

马特抽了抽嘴角,伤口让他无法自由的露出一个仅限嘴角的笑容。

显然他对这个成绩十分满意。

-然后我找过来了。用一天时间。

-足够了。谢谢。

马特能闻到弗兰克稍稍自责的情绪,试图通过语言安抚坐在对面的男人。

-在那之前呢?你在干什么。

弗兰克沉默了一会,发问。他在问马特在自己没回来之前做了什么,他需要答案。

马特犹豫了,他不知道说出真正答案会发生什么。

 

-我去找你了。我……我很担心你。

 

紧张的回答后,他们亲吻了对方,十分自然的。

 

-你会留下来吗?

-不会再走了。

 

-除了有时候,你知道的,任务?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会摧毁气氛?

-经常。

-做任务的时候带上我。

-你有话语权。

-而且,不准杀人。

弗兰克懊恼的呻吟了一声,并翻了个白眼。但马特知道他同意了。

 

1

在看到床上的好友和大名鼎鼎的惩罚者时,福吉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不定下次来他们就结婚了,福吉绝望的想着,并逃出公寓。

马特蜷在弗兰克胸腹前,头枕着弗兰克的手臂,弗兰克面朝马特的方向侧躺,另一只手臂松垮垮的搂着马特的腰背。

士兵顺势亲了亲律师的额角。

-早安。

 

2

福吉是对的。

他和凯伦还当了见证人。

这太荒唐了,就仿佛养了几年的小狗二话不说跟人跑了一样。

福吉丧气的想,但愿那个混蛋会对马特好一点,不然他可不会放过弗兰克。

也许他能放过。福吉沉痛的发现,他是不是该学点什么自卫用?

 

3

-惩罚者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除了一起工作的时候混蛋了一点,其他时候还不错。

-他功夫怎么样?

-噢……很厉害,我不确定我能打赢他。

-不不不,默多克先生,我是指那个功夫,你知道的。

-要让你失望了,我们还没做过。

-真的假的?距离你提供的确认关系的日期已经半年了。

-哈哈……我没有说谎,这是真的。我们之间还没有过这种需求,以后也许会有。

-那你期待吗?

-老实说,挺期待的。

 

4

关于3的后续,没有。

-他在床上是什么样的呢?

-我的天……你确定要这么问吗?

-不能再确定了。

-很好,他挺温柔的,很照顾我的感受,但有的时候十分混蛋。

-喔——哈哈哈哈……不敢相信。我一直以为他是狂野派的。

-在做之前我也这么以为。

马特耸了耸肩,十分乐意分享他和弗兰克的小细节。

他们在一起了,没什么可以改变这一点。


                                                                                           完

----------------------------------------------------------------------------

 

Free talk(紅茶宴):

 

#时间跨度时大时小,诚挚建议本文与跳跳糖一起使用#

# #感觉太平了就揉一揉,总有一天会大的#

#一条绝望的难吃腿/肉

 

评论(2)

热度(17)